第51章有想过开青楼么

赘婿拜相 当运 1132 字 1个月前

金胖子惊了,这王书香的脑子是坏掉了吧。他并没有想要靠上王书香的想法,这次前来只不过是为了帮朱呈的忙,但也对王书香提这样的要求感到不可思议。

“王少,如今已然取消赌约,我又如何染指望江楼?王少这不是强人所难么。”金胖子无奈的道。

王书香却是显得极为自信:“金老板大可放心,很快这赌约便又生效了。”

“这是为何?”金胖子不解。

“呵呵,那朱呈不是在你酒楼么,你说他万一出了什么事……”王书香笑的很得意。“不过此事本少爷也是听来的,但想来多半不假,金老板只需拿下望江楼,到时自有本少爷出面,周家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本来金胖子还想着套话呢,没想到这家伙就这么坦白了,倒是省了他的事。

“何需做到如此地步?”金胖子也有此疑问,至于么,你怕不是个疯子吧。

“本少爷怎么知道,又不是本少爷干的。”王书香也不敢承认。“不过如此一来,若雪便成了寡妇,你金玉楼再使点力,本少爷便可以将之纳为侍妾,想必我爹也不会阻止。”

“周家不会同意的。”金胖子看了一眼旁边朱呈的脸色,摇头道。

“呵呵,可由不得他们。即便周家不同意,若雪也逃不过本少爷的手心,本少爷想得到的女人,谁能阻止?周若雪只能属于本少爷。”说完王书香仰天长笑,十分嚣张。

他还指着周若雪红杏出墙呢,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周家不同意也得同意。

朱呈脸色铁青,虽然他和周若雪只是名义夫妻,并未有夫妻之实,但是那也是他老婆啊,岂能容忍别人如此侮辱?

金胖子当然也知道朱呈可能受不了,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让他暂且忍耐。

“金老板,就算不与本少爷合作,可也不能去靠向周家啊,现在自食其果了吧?”王书香拿起桌边的扇子摇了摇,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想要再跟着本少爷,就只能拿望江楼来换,想必对于金老板来说,也不算难事吧。”

朱呈越看王书香就越是火大,他本来就心情不佳,真心忍不住了,便从桌上抓起一个酒杯,倒了酒来到王书香面前道:“王少的风采让小人折服,小人敬王少一杯。”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给本少爷敬酒?滚!”王书香怒了,一个随从也有资格和他说话?这金胖子怎么教的。

朱呈哪是来敬酒,此时牙一咬,正欲一杯酒泼王书香脸上,却就在这时,金胖子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朱呈手中的酒杯打掉,然后冲王书香道:“王少恕罪,失礼了失礼了,我这就回去好好管教。”

说着,将朱呈拼命的拉了出去。

王书香哼了一声,暗道这金胖子果然靠不住,还是得自己来啊。想来麒麟帮那边应该也得手了吧,这个帮派他当然也打过交道,几乎没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只是周家一赘婿,根本没有难度。

……

“朱小哥呀,你怎么就沉不住气呢,这可是他的地盘,你报复他也不能是现在啊。”

金胖子真的是无语了,果然还是年轻啊,容易冲动,也不看看环境。若是这一杯酒泼上去,他们还走得了么?

朱呈此时喘着粗气,点头道:“你说的对,我冲动了。”

他倒是不否认,他确实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并没有那么沉稳,若不是因为这个,前世他又怎么会得到那种下场。

毫无疑问,王书香就是要杀他的人。虽然王书香并没有承认,但这重要吗?朱呈此时目光很冷,无论什么原因,王书香都要死,对于要杀自己的人,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可是要杀王书香谈何容易,首先他得先确保自己的小命,如今以他的地位而言,这完全没有任何保障。他需要实力,指望周家是肯定不行的。

“老金啊,有没有想过开青楼啊?”回去的路上,朱呈突然问道。

“啊?”

金胖子愣了,怎么就转到开青楼这个问题上去了。不过他想了想,摇头道:“没想过,青楼远比酒楼复杂,这并非金钱能解决的。”

“我当然明白。”朱呈自然是明白的,前世也是一样,没有靠山根本不可能做到。

周家当然不会支持,再说周家也没法支持,不过这个世界倒是有点好处,在某些方面其实比他那个年代要自由一些,而需要打交道的人也不完全一样。

“这麒麟帮是什么来头?”朱呈问道。

金胖子道:“柳州有三大帮派,潜龙帮,盐帮,还有就是这个麒麟帮了。潜龙帮垄断码头,势力最大,因为漕运可一直都在官家手中,他们也有官家背景。而盐帮则是盐商组建,实力也不可小觑。至于这麒麟帮嘛,则是做些黑暗生意,可不能得罪。”

他替朱呈担忧,王书香若是与麒麟帮有了联系,怕是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

“麒麟帮有官家背景么?”

“这倒是难说,毕竟柳州离京城甚远,这天高皇帝远,也不可能清缴。但是地方官员也未必容许他们胡来,怕是暗里有些协议也说不准。”金胖子对这方面了解不深,他只是与麒麟帮打过交道,至于对方如何生存,哪是他关心的问题。

朱呈点了点头,道:“老金,你能帮我约一下麒麟帮么,我想见识见识。”

“你在开玩笑吗?”

金胖子都惊了,你就是人家的目标,还上赶着去羊入虎口,你想找死也不用这么心急吧,更不要拉上本胖子。

“放心,我心中有数,岂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有渠道的话,约就是了。”朱呈拍了下金胖子的肩膀,一脸淡定,似乎完全就不担心。

“这……也罢,但是可别让我陪你去。”金胖子是真服了,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

朱呈想到那黑衣女子说的话,除了王书香之外,还有人要杀他,而且听那意思,好像对方还很有来头的样子。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