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金玉楼招工

赘婿拜相 当运 1156 字 1个月前

金胖子真不知道朱呈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抓着青楼不放了,不开青楼能死啊?

可偏偏朱呈却说这并非青楼,这简直开玩笑。招些年轻女子在舞台上跳舞,这不就是青楼的搞法么,金胖子很无奈,但看到朱呈信誓旦旦表示一定能赚大钱,他也只能应了。

毕竟现在金玉楼这情况也确实容不得再拖下去。

当天金胖子便将金玉楼暂停营业,然后找人施工,按朱呈的要求在大厅里建一个舞台,而且还要很华丽的那种。

至于年轻貌美的女子,这还真不好找,真有这样的也都被春香院拉去了,金胖子可没开过青楼,他也没这渠道,好生为难。

“费那神干嘛,贴个告示不就完了?”

朱呈发现金胖子进展缓慢,有些不满,你怎么办事的,连个人都招不到?如今大乾国虽然还算繁华,但也只是相对而言,封建社会嘛,吃不上饭的人那可是比比皆是,怎么可能请不到人?

“贴告示?”金胖子无语了,你见过青楼贴公告来招姑娘的吗,谁愿意来啊。

“说了多少遍了,我们不是青楼。”朱呈翻了个白眼,这胖子咋就不信他呢。“咱们要招的人也不止是年轻女子,还有乐师,歌手,迎宾,服务员,保安,后勤,大堂经理……哦不,大厅管事,酒推人员,多的是呢。”

“啥玩艺?”金胖子都懵了。

“照我说的去写就行了,至于待遇嘛,多多益善。”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待遇给够,还怕没人来?朱呈就不信了,这年头想找工作可比他那个年代还要难得多,这告示一贴出去,那还不得趋之若鹜?

金玉楼暂停营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毕竟金玉楼颓势已显,在外人看来八成是要关门歇业了。也是,金玉楼只不过是个外来户,又如何是周家望江楼的对手?

如今望江楼是越来越红火,而即将开业的赏月园也是备受关注,据说赏月园里如今每天都聚集着成群的文人,在那里吟诗作对,不亦乐乎,还有那唐寅碑,差不多也造好了,甄选诗词的活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这种情况之下,金玉楼几乎没有人提起了。

而就在今天,金玉楼突然有了新动作。

“咦,金玉楼要招工?这是什么啊,乐师?迎宾?”

“这金玉楼不会改成青楼了吧?”

“那应该不至于,你看这任何职位皆招男子呀。”

一群人围在金玉楼门口,看着那贴出来的招工告示,皆感新奇。上面所写的那些职位他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只能从字面上去肤浅的理解,但依然个个一头雾水。

告示上任何职业皆招男子,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们误认为金玉楼要变青楼,全都写明了。不过这份告示最吸晴的却不在于是什么职位,而是在待遇。

“快看,每月二两银子!”

终于有人发现了,那个大厅管事居然月薪高达二两银子,这可是接近乾国八品官员的俸禄了,而且是直接发银子。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官员俸禄都是发柴米等生活用品,而非银子。像是朱呈那个世界的大明,也是在张居正改革之后,由于收税开始收银子,这才改为发银子,可大乾国并没有什么张居正,依然延袭的古制。

所以这直接发银子的做法让人都震惊了,银子可比米有吸引力啊。

“哎哎哎,你是金玉楼的人吧,这二两银子是真的吗?”有人见楼里出来一人,连忙将之拉住,其余的人也都围了过来。

“当然,既然贴出告示,自然是真的。”那人道。

“对了,这大厅管事到底是做什么的?”

“哦,顾名思义,自然就是管理大厅的。”

“就这么简单?”

“没错。”

哗。

话音刚落,只见所有人全都疯狂的涌进了金玉楼。不过管理个大厅,好像也不需要做什么事,这一月就有二两银子,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此等好事啊,这岂能让他们不疯狂?

告示上也没说什么要求,只写了仅招一名,这要是去晚了可就没他们的份了。

关于待遇问题,告示上其实大多只写了面议,只有几个关键职位有具体数字,而无一不是极度吸睛,这谁受得了啊?就算当不上那个大厅管事,当个别的也行啊。

“金老板,你看我行不?我身家清白,以往并无劣迹,完全可以胜任这大厅管事。”

“他不行,还是得选我,我是读书人!”

“我也是读书人,我还考过秀才的。”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柳州的混子,不过也不乏读书人,当然都是那种没什么前途的。很多读书人考不上功名,也是成天呼朋唤友到处鬼混,面上光鲜,事实上一个个穷得都揭不开锅,找份工作干着倒也不错。

只不过仅仅是少数,而且没读过几年书的,大多数读书人皆是清高得很,是绝不肯栖身于一家酒楼的,哪怕是饿死街头,也不会放下身段,这几个都算是有觉悟的了。

主要还是那二两银子太吸引人了。

“安静,大家安静一下。”金胖子身边的朱呈走了出来,冲他们道:“这大厅管事只需要一人,而且还得经过考核,可没办法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

“怎么考核啊?”朱呈上次在望江楼出面说了一番话之外,柳州的混混们也都认识他了,知道这是周家赘婿。

“自然是试用了,为期一月,虽说这一月试用期也有工钱可拿,但并没有那么高,且竞争激烈,工作也繁忙,万一选不上岂不是耽搁了大家的时间?诸位还不如考虑一下别的职位,很多都没有试用期,培训后便可上岗,当然培训期间也有工钱可拿。”朱呈道。

反正开口说话就离不开工钱,这些混混他也清楚,只要给钱就好,而且他们虽然成天在外面吹牛逼,但事实上对自己的能力并无多少自信,如此一说必然会将目光移开。

果不其然,便纷纷有人开口询问其他的职位了,倒是那几个读书人却是盯着大厅管事不放。而有他们在,混混们自然更没自信了,连字都不识,乱嚷嚷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