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重新开业

赘婿拜相 当运 1156 字 1个月前

金玉楼又开门了,并且打折优惠,在很多人眼中看来更有一种垂死挣扎的味道。

本来嘛,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又怎么会亏本经营?酒菜五折,这摆明了就是赌一把啊,只有三天也能说明问题了,若是见势不妙,最后的结果八成还是会关门。

一些决定来此的食客们也都是抱着嘲笑的态度上门的,有便宜就占呗,三天后也就占不到了,到时恐怕不会选择再来此吃饭,你金玉楼的酒菜也未必比望江楼的香。

不过真正的富豪还有文坛大家依然是无动于衷的,对于占便宜这种事有损他们的声誉,他们是什么人物,岂能如那市井之徒一般占这种小便宜,幼稚。

所以还是一些小商贩和穷酸文人居多,但无所谓,对于朱呈来说这就够了,他需要的是只是将酒楼坐满而已。

经过改建之后的金玉楼大厅很不一样,正中间那个大舞台让人一进门就将目光投注了过去,正如朱呈所要求的一样,非常的华丽,甚至还依朱呈的意思在样式上做了一些扩音设计。

这个年代并没有扩音的概念,对于朱呈的要求那些工匠们并不理解,做出来的实际效果其实也不怎么好,但总比没有好,如今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朱呈去精益求精,先就这么着吧。

“欢迎光临金玉楼,里边请!”

一进门,两边几个男迎宾面带笑容给前来的宾客们鞠躬,将客人们吓了一跳。好家伙,这感觉还真挺奇怪的。

这年头并非没有迎宾,但却不会如此正式,不论是青楼还是酒楼,旨在给客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都比较随意,一般也都是跑堂的客串罢了。

金玉楼的装修风格比较庄重,所以用这样的迎宾方式是更为合适的,既然要建立高端形象,就不能再依照那些普通的酒楼一般过于随意,毕竟每个酒楼都是如此,所谓的宾至如归也未必真能让客人感受得到。

所以适当摈弃亲切,着重凸显尊敬。

迎宾将客人们引至座位,服务员拿着菜单上来,酒菜果然皆是半价。这一套操作下来,却又如此便宜,这种反差无疑会让客人们更加的满意,这金玉楼果然大不一样了。

“哎,小二,那台子是做什么的,歌舞助兴么?”有人好奇的问道。

小二非常恭敬的行礼,然后道:“回贵客话,小的也不知,想必东主会另有安排吧。”

“嗯,去吧。”

这些服务员新招了几个,但不论新老,皆参与了培训,而培训的方向基本上就是礼仪以及服务流程,朱呈要求他们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给到客人足够的尊重,哪怕是一个乞丐,若有不尊重客人的情况发生,则直接卷铺盖回家,没有人可以例外。

这个年代的酒楼管理远远没有如此严格,别看这只是一些常识问题,但是朱呈发现这乾国的酒楼还真做不到这一点,无论是之前的金玉楼还是望江楼,都太过随便了,甚至还会有看不起一些贫户匠户的举动,根本没有任何规范。

对于朱呈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任何一个岗位都要有相对应的样子,工作态度必须拿出来,没有规矩可不成方圆。虽然培训时间尚短,离到朱呈满意的程度还相去甚远,但他也不急,慢慢来就好。

五折优惠还是相当吸引人的,很快就坐满了,楼上楼下十分热闹。而这种情况对于金胖子来说是比较纠结的,热闹当然好,但也代表着他亏的更多,这可都是钱啊。

“朱小哥,我看效果也没有多大啊。”金胖子稍稍有些不满意。

招的人其实不少,几个重要的职位还没有决定,但是迎宾服务员还是有些人的,甚至还有酒推。但是看客人的态度也并没有多少热情,这些变化似乎可有可无。以金胖子的眼力当然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只是来占便宜的罢了,怕是也很难留得住,哪怕给予返金券。

名声不佳的影响是很难消除的。

“别急嘛,这才哪到哪啊,慢慢看就好了。”朱呈笑得很自信。“哦,说起来我也要去准备了,这场面差不多了。”

“哦?”金胖子有些好奇,不知道朱呈又要搞什么名堂,不过还是有些期待。

当然了,他也不会太乐观,他总感觉朱呈还是太年轻,有些自以为是,将赌注压在朱呈的身上恐怕过于草率了。

“咦,罗兄,好久不见啊。”

大厅有熟人相见,互相寒喧着,然后坐在一张桌子上。

“罗兄,这舞台不错啊,等会有歌舞表演么?”

“并未透露口风,但我看来,八成如此。”那罗姓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这金玉楼也是疯了,学什么不好,居然要学青楼那一套,若是看歌舞表演,去春香院不好么,那边的小娘子可都是名师教导,这金玉楼岂能比得上?”

“哈哈,这金玉楼东施效颦可是老传统了,那金胖子不过一商人,懂得什么,岂能知道这其中的差别,徒增笑谈罢了。”

“说的是啊,不过也有可能是说书,那就更没意思了。城南老茶馆那说书人说的那才叫一个好,声音洪亮,表情丰富,除了他,谁说书我都听不进去。”

“听你这一说,我都不抱期待了,吃完咱们就走吧,去老茶馆听书去。”

“正合我意!”

他们还真就是打算吃一餐就走人的,这金玉楼对他们的吸引力并不大。

“咦,有人上台了。”

果不其然,此时有一位老者驼着背慢慢走到了台上,而大家也注意到台上摆了个桌子还有几张椅子,不知道这是何意,莫不是要唱戏?

这个年代戏曲文化发展得还是挺不错的,很多戏曲也都比较有名,摆些道具啥的却也并不稀奇。

而上台那位虽说是老者,但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根本就是个年轻人假扮的,而且这人还有人认识,不是那周家赘婿还有谁?这家伙上台干什么?

不管怎么说,大家的目光都还是转了过去,而那周家赘婿也开口说话了。

“睡的腰生疼,吃的直反胃,脑袋直迷糊,瞅啥啥不对。追求了一辈子幸福,追到手明白了,幸福是什么?答:幸福就是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