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收债

赘婿拜相 当运 1149 字 1个月前

作为一个商人,金胖子最讨厌的自然就是债主上门,处理起来很麻烦,而且毫无尊严可言。虽然商人对于尊严什么的看的并没有那么重,但是能避免自然还是避免的好。

可朱呈现在是怎么回事,明知是个麻烦,还一头往上撞?你现在不透露身份也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等到债主离开之后再说,真不知道朱呈怎么想的。

不过有一说一,这态度还是让金胖子欣慰的,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朱呈那懒洋洋的样子。

朱呈当然知道这是个麻烦,不过他初来乍到,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树立威望了。如果他对这两作坊不在意也就罢了,既然有心想要操弄一番,那就要有话语权,这些人必须要服从他,毕竟他的做法和周富贵必然有很大的不同,这种改变若没有威望来支撑,那么结果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眼下这形势正是一个机会。

“什么,你是东家?你谁啊?”那几人都懵了,此人见都没见过。“去去去,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大爷我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那位年纪最大的男子只当朱呈是个骗子,他此时正心烦呢,也没空去处理这事,赶走便算了。

朱呈冷漠的看向他,道:“若不改变你的态度,明日你就不用再来了。”

“你……”

那人被朱呈这气场给镇到了,这不像是骗子啊,骗子都这么有底气的吗?便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我是朱呈,周家赘婿,也是这作坊的东家。”朱呈道。

几人面面相觑,朱呈他们当然听说过,只是从来没见过,想不到就是此人。不过作坊换东家了吗,他们还不知道呢,但想来应该不会有假了。

说是换东家倒也不恰当,反正不都是周府的么,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对于一名赘婿,他们的压力并不会有多少,比起周富贵来,朱呈算得个什么。反正你既然来了,那正好,他们正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麻烦了,现在背锅的来了,他们当然乐得看戏。

“东家好。”非常干脆的给朱呈行了礼,背锅侠嘛,谁不爱啊。

那位作坊领头的男子名叫黄越,是作坊管事,他非常高兴的道:“有东家在,那我们就有主心骨了,我们必定唯东家马首是瞻。”

这话虽然是对朱呈说的,但实际上却是说给那两个收债人听的。你们不要来找我了,喏,东家来了,找他去。

果然,那两人互视了一眼,然后便看向朱呈:“这么说,这作坊现在是你负责了?”

“正是,不知两位有何见教?”朱呈非常淡定。

“那行,最近的一批货根本就是残次品,我们东家不满意,以后也不再用你们的货了,麻烦把这批货款还回来吧。”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最近那春香院订了一批货,可以算是从作坊运营以来最大的一笔订单。但现在春香院不满意了,要退货,摆明了就是要坑周家呗。

朱呈也听金胖子说起王书香和周富贵的关系,知道他们之间的合作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完全就是周富贵腆着脸靠上王书香,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所以王书香要退货,哦,也就是一批布料,这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除此之外还有更缺德的,春香院那批货已然用掉了一大半做了成衣,据这两人说,客人对这批货的颜色和质地都非常的厌恶,这造成的损失都足够将周家赔的倾家荡产了。现在春香院不计较这些,已然算是仁至义尽,所以你们周家作坊必须退全款,否则这事没完。

朱呈越听越觉得好笑,周富贵这作坊想来是干不下去了,所以才想要找他接锅吧。好家伙,这小子还真是个坑货啊。

“怎么说?”那两个收债人倨傲的看着朱呈,只要朱呈敢拒绝,他们就敢撒泼。

而黄越等人则是站在旁边闭目养神,这事没法处理,作坊的经营情况本来就不好,之前为了这笔订单,那周家二少爷都不将他们当人的,个个累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搞定了,但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这谁都受不了啊。

他们也知道,这笔钱根本没法赔,因为作坊没有资金。周家二少爷从来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拿命去赔啊,只能指望周家了,但这钱可不少,恐怕周家也不好办啊。

并且他们还幸灾乐祸呢,这个周家赘婿还真是蠢啊,如今这时候接手作坊,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没办法,既然你蠢,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就看这个周家赘婿会不会被活活逼死吧。

黄越等人刚这么想呢,却听到朱呈用非常干脆的语气道:“哦,就这事啊,没问题,七日之后来取银子吧。”

什么?他们没听错吧。

黄越顿时瞪大了双眼,七日之后就能赔这笔钱了?这不可能吧,周富贵可是周家少爷,他都躲起来不敢见人了,肯定是因为这事棘手。而你朱呈不过一赘婿,你凭什么说这话?

若说朱呈有钱,他们是不信的,你真有钱怎么可能会入赘?而且他们给周家打工,自然多少听到些风声,这朱呈以前就是周府一下人,哪来的钱?

而那两个收债人也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利,七日就能收回这货款超出他们的预料之外啊。本来还想着等朱呈拒绝拿点狠活出来,但现在却进行不下去了,倒是有些尴尬。

“呃,真的七日之后?就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您别答应得这么爽快啊,搞得我们都用不出手段来,这不合适吧。

“七日也觉得久了吗?那就五日吧,不过时间怕是紧了些,可能要分期,但想来也无妨。”朱呈道。

“……”

这没法聊下去了,收债人都整抑郁了,两人互视了一眼,然后点头道:“不久不久,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七日吧,七日,就这么定了。这个,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回去了?”

“不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吗?”

“不用不用。”

“要不喝杯茶?”

“客气客气,我们还要赶回去复命,就不留了。”

“那两位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