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搬家

赘婿拜相 当运 1092 字 1个月前

从当年老爷子将望江楼交到周顺手上那一天,周顺就将所有的心力全都投入了进去,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自己的激动心情,在望江楼里从前到后,从上到下,不厌其烦的巡视了一整天。

那一年,他才十九岁。

当年的他意气风发,觉得自己就是周家的家主了,成为了真正的男子汉,也乐意将这副重担背在自己的身上。可是他并没有想到,望江楼虽是他在打理,但作主的依然是老爷子。

老爷子从来没有相信过他,无论任何事情,他都需要向老爷子请示,否则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痛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老爷子身体变差,才稍有好转,但是他的一腔热血也早就被消磨干净了,哪还有什么雄心壮志?

但不论如何,他对望江楼的感情却是不可磨灭的,因为望江楼代表的是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哪怕在他接手之后并没有成长,但是他周顺,依然是大东家。

望江楼之前遭受打击,他才是最焦急的那个人,而朱呈帮他摆脱了危机,他是打心底里高兴。他能接受朱呈并不是因为情势所迫,也不是因为朱呈的才能,仅仅是因为朱呈救了他的酒楼,挽回了他的脸面,稳固了他的地位。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他认可朱呈能力的因素,觉得以后将酒楼交给朱呈他会放心,要不然一个下人,凭什么能当他女婿?要知道他当时也纠结了好久,他的思想可没那么开放,若没有那件事,就凭朱呈这身份,哪怕让他逼死女儿他也不会同意的。

而如今老爷子要逼他,若没有了望江楼,他周顺在这个家里又算什么呢?

长久以来他事事都听老爷子的话,永远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甚至远不如周利。为什么?因为老爷子从来不过问作坊的事情,他相信老爷子甚至都不清楚作坊是如何运作的。

想想也是可笑,明明他才是长子,是老大,但是在这个家里却没有任何气场,要不然周利岂会成天冲着他大呼小叫?他早就受够了,他此时并非一时冲动,而是内心那颗长久抑郁且早已生根发芽的种子爆发了。

老爷子如今年纪大了,怕也没几年好活,他周顺本是可以等的。说句大不敬的话,他甚至有时候都忍不住咒老爷子早点死,并非他不孝,实在是憋屈得不行,老爷子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喘不过气来。

但现在因为朱呈的原因,矛盾激化了,这已经不是他愿不愿意等的问题,而是老爷子就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甚至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摆明了就是非让他交出来不可。

这换谁不气啊?好不容易熬了几十年,熬到你老头子快挂了,结果转手就便宜了别人,凭什么啊。

周顺心伤若死,老爷子都做到这份上了,他也不愿意背上一个不孝的罪名,交就交了吧。如此一来,他也没必要再呆在周府,难道以后要天天看着二房耀武扬威么。

看到周顺负气离去,周富贵狂喜,这望江楼终于还是落在他的手上了。

“大爷爷,大伯只是一时冲动,孙儿会劝他的。”周富贵安慰老爷子道。

老爷子叹了口气,他也不想事情闹到这一步,但是他却无法让步。还是那句话,望江楼只能交给周富贵,绝对不可能是朱呈。

……

“你说什么?”

朱呈在金玉楼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有些懵,怎么突然之间出了这档子事。

其实朱呈是理解不了的,他觉得老爷子杞人忧天,周顺才四十多岁,又不是没有生育能力。再说了,就算不指望周顺,也可以指望他嘛,他的儿子也不会姓朱啊。

只能说思想不同吧,这年代的人对于这种家业传承的事情看得很重,基本上后代行冠礼之后就要考虑接班的问题了,尤其是像老爷子这种要入土的人,怕是成天都在想着家业该由谁来继承。

儿辈想完了想孙辈,就没个消停的时候,朱呈也是无语,至于么。

而他也没想到周顺会做得如此决绝,怕是被老爷子伤透了心吧。不行,他得去看看,这岳父大人那可得哄好,再说周顺对他是真不错了,整个周家也只有周顺是接受他的。

周家其实在城东还有个老宅子,那还是祖辈传下来的,后来发迹了便置办了如今的周府。而那地方离作坊并不远,朱呈沿路打听,倒也不难找。

城东这地方就是平民区,虽然月阳江也在这个方向,不过更靠北一些。这里相比周府来说,离望江楼还要更近点,只是环境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老宅就是一个院子,相当老旧,而此时朱呈可以看到两辆驴车停在门口,正有人卸货,而院子里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只见周利拿着把扇子,正在那里洋洋得意呢。

“我说大哥,何苦呢,放着好好的周府不住,要住这破屋子。不过大哥尽管放心,这望江楼由我家富贵接手,自然也少不了大哥你那一份,给个几两银子也足够将这宅子修缮一番了。”

周利心里这个高兴啊,多少年了,老爷子终于开窍了。望江楼给了他们二房,以后这周家岂不是他说了算?他当然知道其实老爷子的期望都在周清竹身上,但是不好意思,他并不认为周清竹那个书呆子能有什么出息。

这心中的喜悦难以抑制,周顺都才刚刚搬来呢,他就迫不及待的赶来秀优越了。

“哼,这里不欢迎你,出去。”周顺冷道。

“大哥怎生如此蛮横,这可是咱周家的老宅,我也是周家人,怕是不由你做主吧?”周利说着,来到一张石几前,本欲坐下,但看了一眼石几上的灰尘,便一脸不屑的道:“这地方我是住不下去的,真比下人住的地方都不如。哦对了,那朱呈不就是一下人吗,他住这地方倒是配得很,大哥你这是随了你的好女婿啊,难怪如此自甘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