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主角与配角

赘婿拜相 当运 1174 字 1个月前

“少废话,准备上台。”

朱呈快受不了这家伙了,道:“你要相信,此间过后,你将是柳州城内最帅的哥哥,全城的老娘们都会为你而疯狂。记住,你是最棒的。”

“当真?”

“千真万确,你见我什么时候骗过人?”

“倒是不少。”

“……那是你眼花了,总之,这是关乎命运的一战,拿出你的职业精神,全身心享受吧。”朱呈拍了下他的肩膀,给他加油打气。

早知道这家伙这么怂,就不用他了,可惜现在换人也来不及,硬着头皮上吧,只希望黑子不要失误就好。至于香香,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镇定的一批,他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金玉楼内,官老爷们齐聚一堂,互相问候寒喧。当然,主要是在刺史大人面前刷脸,李元其实不太习惯这种场面,不过应付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毕竟京官出身,见过大世面的。

但是也能看到,他渐渐开始不耐烦了,那脸上露出了愠色。在后台观望的朱呈一看这情况不对,马上冲到了台上。

他再不出现,或许李元就会恨上他了。以李元的智商而言,当然能猜到这次完全就是他安排的,岂能不对他有怨言,所以千万不能让李元生气,脾气再怎么好也经不住这种酝酿。

“各位大人久等了,今日本店一应酒菜全免,毕竟大人们光临本店,实乃小店荣幸,也应有所表示。”朱呈一上台就告诉他们免单,让他们兴奋起来。

别看都是老爷们,但是这免单谁不爱啊,老爷们也未必都有钱,尤其是李元,看不出他是个有钱的主。

众老爷们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各自归位,井然有序,等于是帮李元解了围,总算看到李元脸上的愠色在消褪。

在刺史大人面前,谁也不敢造次,也没有人催,这让朱呈安排起来也是相当轻松。

“接下来草民就不废话耽搁时间了,请各位大人欣赏新戏。”

这里只有官老爷,说白了就是一群代言人,并非朱呈真正要照顾的对象,不用说太多,直接进入正题。事实上老爷们也不希望他站在台上多说什么,若不是为了追随李元,谁理你啊。

说完之后朱呈就下了台,冲等在一旁的金胖子道:“人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照你的吩咐,到时便让他们发笑。”金胖子点头。“不过实属多此一举啊,此戏着实好笑,也无需那个什么……托。”

“那不一样,若是百姓我自是不担心,但这些可都是大老爷,平时都是端着的,就怕他们忍着不笑,那岂不是坏了我的计划?这托是一定要的。”

“万一老爷们怪罪下来……”

“那如何可能,不是还有李大人镇场子嘛,谁敢怪罪?”

“也是。”

两人说话之间,香香和黑子就上台了,而这两人一上台,立刻就传来一阵笑声,随后老爷们也都不禁莞尔。

实在是黑子那服装太吸睛了,大块的印花,虽然款式比较中性化,但是感觉就有些不搭。毕竟黑子那模样太寒碜了,十分的猥琐,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是一种罪过。

不过香香则不同,上台时香香还穿着一身女式盔甲,挺新颖的。当然也不会有人觉得女性穿盔甲有何不妥,毕竟不说前朝,就是大乾国也有过女将,没人会认为出格。

看来这戏是讲战争的啊,众老爷们如此想到。

但很快,香香就将盔甲给卸了,露出了便衣打扮。只见也与黑子一样,大块的印花,但是花纹不一样,而且款式也更加正式,穿在香香的身上顿时让人眼前一亮,真是英姿飒爽啊。

一众老色批们都开始眼中放光了,香香长得美,这衣服也是真好看。

“这不对吧。”黑子突然开始抱怨了。“这服装不是我的啊。”

“怎么不对,就是你的。”香香道。

“你必然弄错了。”

“没错,你是叛贼!”

正是改编的朱呈前世经典小品,主角与配角。现今大乾国可不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周边可也有交战国,这战争题材的戏自然也能拿到台面上来,素材大把的有。

众老爷们一开始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要演戏么,怎么反倒争上了,倒像是没排好的样子。但看到后来明白了,原来这已经开始了啊,这戏还能这么演?

即使是李元也提起了兴致,这戏开场出乎意料啊,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八成是那小子吧,也不知道脑袋怎么长的。

“呵,神气什么,不是我吹,到了这舞台上,那还得看谁有戏!”黑子冲着众老爷,一副欠扁的样子,顿时惹得满堂大笑。

当然,这笑声自是托们开的头,随后便止不住了。其实朱呈还真是多此一举了,因为这部戏确实好笑,尤其是黑子那猥琐的模样,太衬了,就是看着他那张脸都想笑啊。

而黑子的表现让朱呈也松了口气,这家伙在台下很怂,但上了台还是挺有自信的嘛。不过也难怪,台下都是官老爷,黑子也不得不小心对待,自然要拿出全部的实力来。

排练了那么多天,可不是做无用功,总得练点功夫出来。

作为朱呈前世小品里享有第一小品之誉的主角与配角,绝对的小品之王,笑料几乎就是不断的。包袱是一个接着一个,只要舞台表现不差,这部戏就足以赢得满堂彩。

其实朱呈也有想过要不要这么快就将这部搬出来,毕竟以后想弄出比这个好的怕是难了。但是这一次对朱呈而言太过重要了,唯有这部能给他十足的信心。

果不其然,随着两人越来越进入状态,金玉楼也爆发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哄堂大笑。老爷们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何方了,哪怕是李元也忍不住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

没办法,这戏的笑料是这个年代的人无法抵挡的,根本不受控制。

……

“哇,里面到底演了什么啊?”

金玉楼外,众人都不可能这么早离去的,官老爷们皆来观戏,这可是大事件啊,这热闹不能不凑啊。而他们在外面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顿时心中无比好奇,且心痒难耐。

能让众位官老爷都笑得如此大声,那究竟是什么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