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真的不多

赘婿拜相 当运 1150 字 1个月前

看着这么多人冲进来,周若雪也是吓了一跳,她和黄越一样,以为是来收账的。但随后又感觉不是,这群人中甚至他还看到了沈老板,也就是之前她上门推销那家店的店主。

“找我?为何?”黄越心中虚得要死,这些人该不是来找他麻烦的吧。

想到此,他的目光瞬间移到了周若雪身上,真正的东家在这里,关他什么事啊,你们别找我,找东主去。

周若雪感受到了,她也觉得不论这些人来干嘛的,都需要她出面,自家的事情总不能指望黄越这些人。于是便站了出来,道:“各位,敢问来我家作坊有何贵干?”

她已经打定主意了,不论任何麻烦,她都会一力承担。

“你是……你是周家的若雪小姐吧?”

老板们都惊了,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周若雪。只有沈老板苦起了一张脸,虽然对方带着帷帽,但他依然能看得出正是那天去他店里的姑娘,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周若雪平时也不会在外面招摇,哪认识啊。

他之前就想要在朱呈那边解释一下,缓和一下关系,但是朱呈表示这事他不做主,那就只能先来作坊看看再说。哪知遇到了周若雪,这还是躲不掉啊。

只希望周若雪不记得他,那就最好了。

“周小姐……哦不,朱夫人……不对不对,周夫人,我们都是柳州布商,不知作坊内可还有存货?”

“对对对,周夫人,我的店在城南,若将布匹放在我店里卖,定能赚钱。”

“这里轮得到你那城南的破店?周夫人,我是老刘家的,我们老刘家的店面全柳州生意最好,若我们两家合作,必定大赚。”

“选我选我,我有三家店!”

突如其来的争吵把周若雪都搞懵了,什么情况这是,这些人是来找他们作坊要货?

“等等,诸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若雪问道。

不止她,黄越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一头雾水,以周家作坊这规模,也不可能吸引到这么多的布商来啊,莫不是王家派这些人来戏耍他们的?

“哦,周夫人,是朱小哥说的。”布商们立即解释,道:“朱小哥说了,他主要重心放在金玉楼那边,至于作坊合作的事情,让我们来和黄越黄管事谈。”

他们以为周若雪知道事情经过,毕竟是夫妻嘛,岂有不了解的?

“是他……让你们来的?”周若雪瞪大双眼。

“是啊。”

“他让你们来,你们便来了?”

周若雪真的惊到了,这朱呈给他们下了药了吗?还是用了什么仙法迷惑了这些人的心智?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众布商也是很无语,不然还能怎么办,朱呈不和他们谈,他们当然只能来这里了。现在看起来朱小哥的这位夫人好像不懂行情啊,罢了,还是找黄越才是正经。

于是他们纷纷舍弃周若雪,围在黄越身边,一口一个黄管事叫得那个亲热。

黄越虽然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是这些人的热情实在无法忽视啊,而且那焦急的神态,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莫非真要从他们这里进货?

不管真假,先接了再说。

“各位随我来,里面谈里面谈。”

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也不像话,黄越觉得自己还是先问明情况,若真是来寻求合作的,那作坊可就起飞了啊。他内心中顿时无比激动,这场面可是以前他从未见过的,这可都是些大老板,但现在全围着他转,他都快飘起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若雪当然知道自己被鄙视了,不过她并不介意,此时只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怎么感觉这么假呢,实在是没有道理呀。

随着老板们七嘴八舌的讲诉,黄越总算是大致明白金玉楼演了一出戏,然后这些布商就来这里要货了。虽然他并不知道金玉楼的戏为什么让布商们如此激动,但只要知道这不是假的就行。

最重要的是,这全是东主计划的。

朱呈之前就说过,让他们不用担心这些布的问题,现在总算兑现诺言了。他们刚还在说那小子不靠谱呢,但现在来看,他们错的离谱,那位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有这样的东主,何愁不兴旺发达?

“大家不要急,不要急,虽然我们作坊也想与诸位合作,但是……呃,存货有限啊。”

“什么?有限,有限是多少?”

老板们急了,现在抢的就是时间,照他们的估计,午时之后那场戏演完,怕是就会有人上门了,必须尽快进货。可是现在黄越说有限,他们如何不急?这里这么多人呢,若货不够,轮不上自己那可怎么办。

他们做生意也不是一两年了,自然知道哪些顾客是不能轻漫的,很不巧,金玉楼接下来看戏的就正是这类顾客。若到时没货,他们店面的生意将会一落千丈,因为这戏的影响之大恐怕是个人都能看得明白。

官老爷们亲自下场带动潮流,岂有不火之理?

“这个嘛……真没多少。”

黄越哭了,朱呈之前还和他们说,让他们多做一些,但黄越怎么可能真的上心。做确实是做了,毕竟要向东家交待,但态度方面就不用多说了,也就开了几次工而已,做个表面工夫。

他现在真是后悔莫及,若早听东家的话,就算到现在也做不了多少,但多一批货就是多赚一批货的银子啊。

看黄越的样子众位老板就知道不是诓语,纷纷嚷着要下订单,甚至喊着双倍进价或是直接市场价订。越是如此,黄越就越是伤心,他是真哭了,到手的钱赚不到,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

“那个家伙,真没骗我。”周若雪看着这场面,震惊到无以复加,朱呈真的做到了。

“姑爷好厉害呀!”阿玲更是眼中放光,这个姑爷一次又一次的给周家带来惊喜,她觉得小姐赚到了,有这么一个好夫君。

“确实厉害。”周若雪点头,如今柳州布商如此疯狂,全都是因为这作坊产出的布,那春香院又怎么可能还会上门催债,恐怕他们现在去要求退货,春香院怕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