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没有失败的可能

赘婿拜相 当运 1151 字 1个月前

在春香院花魁大赛炒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终于金玉楼开始有动作了,而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俩是打对台的。

也正是因为花魁大赛的火热,所以金玉楼的传单一发,这议论的声音就迅速升温,柳州的好事者便立马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春香院,一派支持金玉楼,这让金胖子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只不过发了一波传单罢了,竟有如此效果,实在是始料未及。

其实这都是朱呈意料之中的,在后世常有两家公司推出同类产品然后引导舆论战争,双方支持者们骂得越凶,炒作的效果就越好,然而这却是人家公司有意为之,商量好了的,借着这种方法来为自家产品预热。

而在如今这个世界,就不需要那么复杂,因为没有其他的竞争者了,市场上只有这两件产品,不需要去引导。如今金玉楼的品牌借着小品已然推了出去,只要推出新品,就一定会有讨论,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别人的热度完全可以随便蹭。

别说如今了,就是朱呈那年代一些大公司也能凭此操作轻松干掉竞争对手,你以为热度是你的?不,那是我的,只要我也拿出同样的东西,你就只能唱一首凉凉了。

当然金玉楼本没有资源去办花魁大赛,就算真能办,也不会有多少人买账,毕竟这是春香院的专业,两家给人的印象实是各有所长。但这最强琴音就不一样了,我不但要办,还要比你办得更吸引人。

花魁大赛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群娼妓罢了,但最强琴音是什么,是大家闺秀,这能一样吗?双方就不在一个档次,对于那些公子哥来说,再红的头牌他们也见识过,但是各大家族的千金小姐那是可遇不可求啊。

“哈哈,若这最强琴音能办成,本少爷第一个支持!”

“还用你说,此必为我柳州一大盛事!”

不仅这些公子哥们,就算是那些很好面子的文人士子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事可是能上台面的啊。这传单上还特意强调了琴乃四艺之首,走的就是文艺风,对他们的杀伤力太大了,不管你是怎么理解的,色批也好,君子也罢,一网打尽!

这阵风刮得有点凶,传单再加上这最强琴音本身就有的BUFF,效果简直强无敌,很快就有压花魁大赛一头的趋势了。只不过还是有些人抱怀疑态度,毕竟这最强琴音怎么看都有些不真实。

事实上有点头脑的都会这么觉得,这是真的么?那些大家闺秀真能出来当众弹琴?本来嘛,若只是封闭式比赛,想必金玉楼也不会如此大肆宣传,这根本就是不用去想的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消息爆出,金玉楼香香将参加此次最强琴音。

其实这个消息也不算劲爆,自家的头牌当然会参加了,也不会让人意外,只是香香的粉丝们很激动,毕竟平时可是见不到香香姑娘抚琴的。但他们却不知,这只不过是一个吸引视线的引子罢了,真正劲爆的在后面。

“你说什么?周家小姐要参加?”

“正是,这可是独家内幕消息,而且我去金玉楼问过了,连他们都承认了,已然确定。”

“我的天啊……”

周家在柳州的地位不必多说,而周家小姐更是无数人心中的梦中情人,虽然最近的声望有些低落,因为周家招了赘婿,让许多人梦想破灭,但再怎么样身份摆在那里,这周家小姐都参赛了,可见此事已是板上钉钉。

这个消息让最强琴音的热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而紧随其后,什么张家小姐,罗家小姐,都已确定参加,角逐这最强琴音的称号。

疯了,柳州的男人们全都疯了,什么花魁大赛,那是什么东西?各家千金小姐齐聚一堂,这场面是什么狗屁花魁大赛能比的么?

……

“张员外,你们家闺女参加了最强琴音?”

“胡说八道,老夫怎么不知道,何人在外造谣?”

“啧,这外面都传开了,还有那周家和罗家,都参与呢。尤其是那周家小姐,有人都看到现身金玉楼,说是去什么实地考察,适应要比赛的场地,还放话出来要替周家拿下琴艺第一家的美誉呢。”

“当真?这……既然周家与罗家都参加,那我张家自是不会缺席。嗯,这最强琴音倒也不错,琴乃四艺之首,不过那周家算个屁啊,我张家女子皆自幼学琴,此次必摘桂冠!”

……

“罗夫子,听说你们家喜儿要参加最强琴音了,老夫到时定会支持。喜儿的琴艺老夫可是见识过的,此次定能力压那张家小姐,对了,还有那周家小姐,你们罗家此次怕是要名震柳州城了。”

“参加最强琴音?这如何能……什么?张家与周家都参加的话,那必须的,若说这琴艺,还得是我老罗家!”

……

朱呈一张邀请函都没有发过,因为根本不需要,管你们那么多,这年头造谣又不要钱,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还不是随便说?只要有人信,最后就会变成真的。

最强琴音以四艺之首来进行包装,底子就在那里,虽然女子不便抛头露面,但是只要将这事演变为家族声誉之争,那些家族又岂会罢休?所以这事根本就不可能失败,朱呈从一开始就是信心十足。

“真有你的啊!”

金胖子这次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只不过将周若雪拉来金玉楼逛了一圈,一些家族就坐不住了,纷纷派人来报了名,让金胖子看得目瞪口呆。这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居然也能打破常规,前来参加这公开的比赛,事前谁想得到?

厉害,厉害啊!

朱呈却是显得很淡定,似乎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微微一笑道:“我早说过了,这演员都不需要花钱,最好的演员会自己找上门来。”

“是是是,你这招极妙。只不过,演员虽然不花钱,但是这琴技比赛筹办起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金胖子虽然兴奋,但也担忧,搞得这么大,若是办不好,岂不是自砸招牌?

“呵呵,我几时说过要你出钱了?对了,这出钱的人应该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