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拒绝参赛

赘婿拜相 当运 1124 字 1个月前

最强琴音和花魁大赛都近在眉睫,柳州人民都十分期待,不管到时候他们选择看什么,可以想象这绝对是近年来柳州最热闹的场面。

当然了,如果说到热闹,最强琴音肯定没办法和花魁大赛相提并论,春香院那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月阳江边搞得那是热火朝天,在宣传上也是不遗余力,街上的花车就没断过,吵得全城人民不得安宁。

而相较而言,最强琴音却是遭到了冷落,虽然传单依然在发,但显然被刻意针对了,一些城里的混混开始不断的干扰,只要接了传单,就会受到这些人的威胁警告。

平民百姓嘛,胆子都小,如此一来都没有多少人敢接金玉楼的传单了,这宣传效果自然大打折扣。其实这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春香院此次既然要弄金玉楼,那自然是不遗余力,怎么可能让你好好宣传?

踩的就是你,你又能怎样,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这样的情况让那些大家族都非常不满,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挑衅啊,他们之前虽然是被舆论逼着参赛,但是后来也都接受了,并且还以发扬四艺为口号展现自己的逼格,自然希望金玉楼能将此事办妥,而且态度也都摆了出来,如今若最强琴音连个青楼都玩不过,那岂不是在打他们的脸?

这绝对不能容忍!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早知如此,老夫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让闺女参赛。”

一些家族的老家伙都坐不住了,亲自跑来金玉楼质问,这事办得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他们口号喊得那么响亮,春香院的什么花魁大赛就是不入流的闹剧,可是现在却办得有声有色,金玉楼反而哑火了,究竟在搞什么?

“哼,再这么下去,干脆就不要办了,也省得老夫为此事操心。”

他们倒也想退出,但是这终究是件没面子的事,如果金玉楼能主动撤消这比赛,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们也有说辞,不是他们不参加,而是金玉楼办不了,这可不能怪他们。

反正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金玉楼根本比不过春香院,这银子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春香院这巨大的投入只要不是个瞎子都看得到,金玉楼倒是没看到有什么投入。

“各位,少安毋躁,比赛自是会如期进行,大家不必担心。”朱呈出面与他们说道。

“还不担心呢?到时候我闺女得了这最强琴音的雅号,却还比不上人家一个花魁,这传出去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有人怒道。

“哎哎哎,我说贾员外,你怎么就认为你家闺女能赢?”

“就是,要说这琴艺,那自是我们罗家。”

这朱呈还没解释什么呢,他们就先吵起来了,朱呈很无奈,不过他也乐得看戏。等到他们争论完了,这才说道:“各位,我保证这事不会发生,自古邪不胜正,他们闹得再凶,也非正道,岂能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但这名声之事可没有那么简单。罢了,与你这赘婿说了你也不懂,总而言之,若你们金玉楼依然没有作为,不如不办!”

“不错,不如不办!”

总算露出真面目了,他们今天合着伙来就是为了逼金玉楼将比赛取消的。当然,前提是金玉楼不肯投入大价钱的情况下,如今看朱呈这态度也不用作指望了,既然如此,不如一拍两散,省得到时丢人。

其实朱呈又岂会不懂,这本就是他一手操办的。这些地主豪绅初时不愿家中女子抛头露面,认为这很丢脸,朱呈便给了他们一个不丢脸的理由,而如今又觉得既然参赛,就必须要有排面,否则也是丢脸。

总之脸面最重要,什么邪不胜正,那都是屁话,你办得好,他们当然愿意帮着吹嘘一下,也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但若办得不好,他们又何苦凑这热闹。

“那怕是不行。”朱呈摇头,表示比赛是不可能撤消的。

“哼,你这赘婿不要不识好歹,到时若我等皆不让闺女参加,我看你们金玉楼这最强琴音也别想办得下去。”

他们有恃无恐,如今他们联合起来了,还怕什么舆论?再说,现在春香院办得如此火热,最强琴音的热度也下去了,他们的压力减少了太多,只要他们一起抵制,那也不存在丢面子的事。

“姓朱的小子,你不过一赘婿,居然不自量力要办这最强琴音,也不事先知会我等,如今也别怪我等出尔反尔。”

“罗老哥这话说的不对,何谓出尔反尔?我等本就从未答应过。”

“不错,正是如此,什么最强琴音,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他们这态度都摆在明面上了,反正他们不想参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各位当真决定了?”朱呈不急反笑,道:“不再考虑一下?”

“还考虑什么?老夫现在就可以当面与你说,我陈家不参加!”陈家老爷子对朱呈一脸的鄙视。

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刚进楼内的两名客人在交谈,其中一人道:“听说了吗,代王对最强琴音也十分关注,据说比赛那天会前来金玉楼观看。”

“当然听说了,不止于此,那代王妃也会随同前来,似乎也想要与各家族的小姐切磋一番。”

“此话当真?代王妃长什么样我还没见过呢!”

陈老爷子正拍着桌子表示此次拒不参加呢,但听到这话整个人立时愣住了。不止他,其余几位也是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哦,忘了和各位说了,前日我邀请了代王妃,或许也会参赛也说不定。”朱呈似乎刚想起来这事一样。

“呃,朱小哥,老夫家中尚有要事,先行一步。”罗家老爷子立马起身道。

“老夫也一样。”

“老夫也有要事,至于比赛的事,日后再议。”陈家老爷子也连忙借坡下驴。

拒绝参加比赛?别开玩笑了,若这事都引起了代王以及代王妃的注意,那岂能不参加?当然,此事是真是假尚无定论,还得去打听一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