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到时同去

赘婿拜相 当运 1115 字 1个月前

“光一句谢谢就完了?”朱呈凑近她,眯起眼睛笑道。

周若雪浑身一颤,这个家伙,竟想得寸近尺?当下脸色微红,咬着银牙道:“你想如何?”

虽说她现在对朱呈并没有之前那般排斥,但也谈不上亲近,此时她也意识到两人坐得太近了,好在是家里,倒也无妨,也就不做计较。可若朱呈不识好歹,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着也得送份礼物给我吧,我长这么大还没收过什么像样的礼物呢。”朱呈道。

“礼物?”

周若雪心中略松了口气,原来是要礼物呀,不过听到这话之后她莫名有些心痛。朱呈在那个小村里长大,一直受人欺负,又从哪里收得到礼物?而想到前段时间她送给朱呈的拐杖,这也算是礼物吧,当时她觉得这已经很不错了,但现在想来,还真不算什么像样的礼物。

“既如此,那这个给你。”周若雪拿出一块玉佩,道:“此物是父亲所赠,如今将之转赠于你,比你腰间那块要贵重些。”

朱呈腰上的玉佩也是周顺送的,只不过当时朱呈也不过一下人,周顺自然不会送什么好货,很平常的一块,也就随手送他的。但周若雪这块可就不一样了,晶莹剔透,让人爱不释手,虽说朱呈并不懂玉器,但是看着就是舒服啊。

“哇,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呢。”朱呈嘴上这么说着,但很快就伸手拿了过来,一脸幸福的样子。

这就算是订情信物了吗,嗯,那是必须的。既然是订情之物,那他也不能藏着掖着,也得送一件。

“我这全身也没什么好东西,不过我这脖子上这玩艺好像是金的,虽然小了点,但想必也能值点银子,就送给你吧。”朱呈说着,便开始解他脖子上的吊坠。

不过这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还打了个死结,非常难解,朱呈解了半天也解不开。

而周若雪的目光落在朱呈从衣领内掏出的那吊坠上,顿时皱起了秀眉,问道:“这金坠你从何处得来?”

“我也不知道啊,好像是从小就在我脖子上,一直都没拿下来过。呃,现在人长大了,这绳子有点短了,你要佩带最好换一根,要不勒得慌。”

“此物上的花饰……有些眼熟。”

周若雪倒是没有怀疑,虽然以朱呈的身份来说不该有这样的东西,因为这金坠相当精美,一看就很值钱,而且那花饰她也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仅管想不起来,但也意识到这是一件贵重之物。

“此物我不能要,太过贵重。”周若雪忙摇头,道:“很有可能这是你家人留给你的,你还是妥善保管为佳。”

“正因为是家人留下来的,所以才转赠于你啊。”朱呈觉得理所当然的道。

“……”

周若雪愣了一下,随后整张脸瞬间红了,此时她自然也意识到朱呈是什么意思,说起来她先送出的玉佩不也是周顺留给她的么?虽然周顺给过她不少物件,这玉佩只是寻常之物,但由朱呈说出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我不能收,我……我还有事。”周若雪慌忙逃走了,琴都不练了。

朱呈很无语,至于么,不收就不收呗,跑什么。低头看了眼那没解下来的吊坠,又塞了回去。

其实他请来代王妃,意义并不止于此。代王能莅临金玉楼是为了对抗春香院,让春香院不能使坏,毕竟那是代王,春香院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当然,正如那些商人想的一样,代王来捧场也会吸引那些士绅官员,这位可是从来足不出户的大神啊,能攀上交情也是好的,虽然也没什么卵用。

但是代王妃却是朱呈最终的目的,这位只要能请出来,那意义可就太大了。

……

关于代王要去金玉楼观赛最强琴音的消息传得越来越广,无数人表示震惊和兴奋,这个传说中的柳州皇族终于要现身了么?也不知道是胖是瘦,是俊是丑,很好奇呀。

而一些官家和士绅坐不住了,他们以往拜见代王而不能如愿,前往邀请也得不到任何回音,这尊大神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傲过份了,好在代王谁都不搭理,倒也不至于得罪谁,要不然早把代王骂出翔了。

可这次金玉楼居然成功请出了这尊神,那就必须要前往结识一下,怎么说那也是皇族。地方官员除了刺史这种级别的人物,其他人也不怕有什么牵扯,与藩王拉近关系对他们而言利大于弊。

至于士绅地主就更不用说了,土地税收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他们钻牛角尖的地方,但藩王是享有土地免税权的,若能将自家土地挂于藩王名下,那得赚多少啊?光想一下都足以兴奋的睡不着觉,反正又不止一个人这么干过。

“当家的,这代王也要去看那最强琴音啊?”

某地主家,一中年女子看着自家老爷问道。

“哈哈,正是如此,夫人你看我穿哪件合适?”

那老爷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将家里的衣服一件接一件的试,好像是要去相亲一样。不过也难怪,难得有个这样的机会,可一定要把握住,不说结识,只要能在代王面前照个面,以后都好说话。

“都好都好。”夫人随口敷衍着,又问道:“听说那代王妃也会去,是也不是?”

老爷愣了一下,点头道:“确实如此。”

“那妾身可以去吗?”夫人激动了,顿时容光焕发,好似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胡闹,这如何能行?”

“如何不行?那代王妃都能去,凭什么妾身不能去?”夫人急了,道:“难不成到时那金玉楼皆是男子,仅有代王妃一名女子,这成何体统?”

“嘶……”老爷眨了眨眼睛,心想对啊,若夫人能去,想必代王妃到时为了避免尴尬,有可能邀夫人同坐,如此一来,那他岂不是能搭上代王这条船了?

越想越有理,顿时拍了下大腿:“夫人,到时同去,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