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那就开吧

赘婿拜相 当运 1138 字 1个月前

朱呈看了他一眼,叹气道:“二哥,平日里是否经常在大爷爷那边说我坏话?”

“哎?这如何可能,本少爷乃正人君子,岂会恶意中伤他人?”周富贵瞪着双眼,你可不要随便冤枉人啊。

“那大爷爷为何将我拒之门外?看得出来,大爷爷非常讨厌我。”

周富贵撇嘴,那不是当然的吗,你自己什么身份心里没数?更何况即使是这赘婿身份,外人不知道也便罢了,他们自家人谁不清楚怎么回事,名不正言不顺,根本就是假的,你还有脸说。

不过嘛,现在冲着银子的份上,他也不好这么说,只能道:“是啊,这实在让人费解。不过妹夫你别急,做哥哥的定会为你说项,这一家人嘛,理应互相帮助。”

“还是二哥通情达理啊,小弟先谢过了。”

“好说好说,这银子……”

“这银子只能暂且抬回去了,改日等大爷爷消了气,我再送来。”朱呈说着,然后手一招,车原路返回。

“这……”

周富贵恨不得捶胸顿足,这么多银子,就这么从他眼前溜走了,天底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四周围观的人也觉得很可惜,但是倒也没有人再骂朱呈了,只是称赞老爷子为人清白,拒绝奢靡之风,实乃若辈楷模啊。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奢靡就是人人痛恨的事情。当然,有钱人不可能不奢侈,谁不想过更好的生活啊,只不过这种事却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官员,这甚至是很重要的考评依据。

你再有钱,也要装出两袖清风的模样,这才是君子之道。老爷子也官宦之后,自不能败坏门风,这银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府门的。

说白了就是一场秀,不论是朱呈也好,还是老爷子也罢,都是在作秀,且是事先没有商量过的。但是世风便是如此,这个结果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当然,围观的人大多却不会这么想,作秀嘛,就是秀给他们看的,若这些平民百姓都有这觉悟,世道就真的变了。虽然这世界人人尚文,但教育情况可是相当的落后,要不然文人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地位了。

文人之所以高人一等,那是因为愚民多啊。

……

“哼,那周顺简直岂有此理,以前倒是没太在意,如今听兄台这么一说,此人真是罪大恶极,如此薄情寡义之人,该遭天打雷劈。”

望江楼里关于周顺的冷言冷语渐渐多了起来,这些读书人平日里也没什么屁事,就喜欢谈天论地,一件屁大的事都能给他们聊出花来,反正上纲上线就完事了。

“廖兄所言甚是啊,此等不义之人,断不可任其逍遥。”

几名读书人摇着扇子在那里义愤填膺,似乎不将周顺这等人绳之以法,不足以荡清世间丑恶,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不过就在这时候,却听邻桌一位商人打扮的男子道:“几位,此言差矣,方才那周家赘婿拉了一车银子去周府,说是孝敬周老太爷,可惜被退了回来,周老太爷声称不好奢靡,这周家上行下孝,不愧名门之后啊。”

“什么上行下孝,乃上行下效,并非此意……此事暂且不提,这位老哥,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啊,就在刚才,大家伙都看见了。”那商人脸色微红,也不再文邹邹的了。“那周家赘婿拉了银子去,不就代表了各位口中的周顺周大东家么。”

“如此说来,倒是我们误会了。”

几人眉头微皱,这似乎喷错了方向啊,人家都用车拉银子去孝敬,总不能指责人家不孝吧。虽然这做法有些让人鄙夷,但是本意是好的。

一场本将欲崛起的风波迅速被消弥在了无形之中。

……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虽然说此次一两银子都没花,但是意思是一样的。

“呵,如今你可是出尽了风头。”金胖子对朱呈十分鄙视,这小子尽会整这些空手套白狼的事。

“唉,我可不想出这风头,这都是为了我家岳父大人啊。”朱呈摇头,道:“如今人人都知我有钱,以后出门那些小摊的商贩怕是更热情了,你让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买不起他们家的包子饶饼啊。”

“……你这是责怪我亏待你了?喂喂喂,你小子这是不讲良心啊,我几时少过你一两银子。”金胖子怒了,咱都是按契约办事的好么,至于那周家的分成,不是你说先投入再图回报么。

“老金你要知道,我只是一赘婿,我那点银子回到家里可不得上交么。”朱呈一脸委屈的道。

“那与我何干?”

“我只是诉个苦罢了,不必认真。”朱呈挥了下手,道:“对了,比赛筹备得怎么样了?”

“万事具备,只等开张了。”

最强琴音也要到战队赛了,全村老少可都期待着呢,现在都已经开始有人来骂街了,再不开怕是骂的人会更多。没办法,那几个公告放出去,新奇的玩法已赚足了眼球,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哪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那便开吧。”

……

“老爷,前方便是望江楼了。”

月阳江上,一艘画舫正由远处驶来,船头立着两人,其中一位老者身着青色长衫,身形修长,年纪大约五十来岁,看起来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旁边一男人作侍从打扮,正抬手向那老者介绍。

“唔,望江楼,柳州啊,老夫还是第一次踏足此地。”老者抚须,微笑道:“久闻柳州人杰地灵,尤其是这望江楼,虽地处偏远,却享有盛名,今日定要好好浏览一番。”

“老爷好雅兴。”

“也不知老夫那位老友如何了,倒是让老夫颇为期待。”

老者叹了口气,眼睛渐渐眯起,来到这偏远之地,虽然不是什么穷乡僻壤,但想来那人也是颇为难受。唉,也不知道当初为何到了如此地步,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而望江楼渐渐的近了,此时老者突然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