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愧对名声

赘婿拜相 当运 1125 字 1个月前

“快点快点,东西都搬进去,对对对,搬到那边。”

望江楼……哦不,应该说是赏月园,此时一群贫户正在监工的指挥下劳作着。但他们却并非在建造园子,而是被命令搬一些月阳江码头上卸下来的货物。

监工其实就是周安,虽然之前被朱呈当众羞辱了一把,差点没让他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是来了这望江楼,他依然是管事,当然这赏月园也归他管,周富贵对赏月园根本不重视。

赏月园是朱呈为了对付金玉楼建的,但是在建造期间金胖子就直接认输了,根本没派上用场。如今虽然已经建好,但是园内却是空空如也,并没有修缮布置,还是个半成品。

一些期待着赏月园的文人们也渐渐失去了兴致,他们本来还想着园子建好了可以经常过来办办诗会什么的,但是望江楼却完全没有这个意图,就算是进去赏景也无景可赏,只有那孤零零的一个唐伯虎碑。

朱呈的预热没有后续,自然会逐渐冷清,而后又没有宣传,也没有什么文化方面的造势,这赏月园建起也就只是一座死园而已,还不如拿来种菜呢。

而这种情况让周富贵也很不满,将朱呈都恨死了,这家伙花这么大代价建个破园子有个屁用,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么好的地,放着也是放着,做点能赚钱的事吧,比如给码头当临时仓库之类的。

于是他也就这么办了,虽然这地方离码头还有点距离,但柳州码头的货物一向不少,若那边找不到卸货的地方,这赏月园也是可以接受的,能找个地方就不错了。

好好的一座园子,搞成了堆放杂物的地方,尤其是园门口立着一块碑,上书赏月园三个大字,充满文学气息,但放眼望去,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更何况其中还有那唐伯虎碑矗立,违和感极重。

“此地真是浪费了啊。”

看到那园子门口杂乱的模样,站在船头的老者叹了口气,显得很遗憾的样子,也有些不解。

“回老爷,此园名为赏月园。”此时一位下人主动开口替老者解惑。

旁边那名侍者眉头一皱,瞪了他一眼,然后冲后面一位男子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也很明显,就是在吩咐此人不用再出现了。

竟然敢抢他的生意,真是不想活了,老爷的马屁是谁都可以拍的吗?也要看有没有那个资格。

“赏月园?”老者眨了眨眼睛,道:“可惜……”

这名字一听就不是做仓库用的,而且看这修建也绝对不是卸货之所,真不知道是何人如此暴殄天物,简直可恶至极。

老者似乎眼中容不得沙子,一下了船就挥手道:“去那赏月园看看。”

“是,老爷。”

老爷有此雅兴,侍者也极力安排,从船上叫了两个人下来,让他们先去打点。

“不必了。”老者挥手阻止了侍者,直接往那望江楼的方向去了。

周安还在指挥着众人做事,只见远处慢慢走来了一位老者,初时没当回事,但是却发现此人居然来到了他的面前,问道:“此处是你负责?”

老者的语气十分冷漠,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这让周安很不爽。

他之前被朱呈羞辱,还憋着一肚子火呢,今日对待这些泥腿子们也严格了许多,就是要找回自己的尊严。此时听到这种语气,无疑是对他的挑衅。

“是啊,怎样?”周安昂着头道。

这位老者一身朴素的青色长衫,也看不出有什么身份地位,这年头除了官员之外,不论多富贵,出门基本都是素色衣衫,只是最近隐隐有被金玉楼带动起了一些奢靡风气,但影响也没那么大,多是女子衣饰,男子大多一如既往。

至于带着侍卫下人什么的,这也没什么,他们家少爷出门不也带着他么,若是出远门,侍卫侍从一个都不能少。虽然这老者可能是个富贵之人,但与他周安何干,再贵能贵得过周家?他如今可是周家二少爷的头号走狗……咳,心腹,在这柳州他还怕谁?

而且这老者他也眼生,听口音也绝非柳州人,一个外地来的,还敢在爷面前嚣张?

“大胆!”

老者旁边的侍从大怒,直接手按腰间,做出要拔刀的架势。

周安倒是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嗤笑了一声,吓唬谁呢,当爷是什么人?爷可是周家二少爷身前的红人,你敢和爷动刀子,怕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老者挥了下手,那侍从便退了下去,而老者的脸色其实也不太好看,眼前这人作下人服饰,态度却如此嚣张,还真是少见。毕竟一般下人都是很自卑的,生怕得罪人,像这样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带出如此下人?

“或是老夫失礼了,敢问这位小哥,如此好的园子,因何沦落到存放货物的地步?”老者问道。

“这与你何干?”周安有些不耐烦,道:“我说你这老爷子管的也未免太宽了吧,这地是我周家的,我周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周家?”老者想了想,点了下头,又道:“据闻柳州周家乃官宦之家,想不到竟也如此庸俗。”

“哎?你这老头说什么呢?”周安不乐意了,好家伙,你连周家都敢骂,胆子也太大了吧。“你给我站住,不许走!”

周安看到这老者居然转身想开溜,火气更大了,一步跨上去想要拉住那老者。

不过就在这时,却只见老者身边的侍卫回头一膝盖顶在了周安的肚子上。

“唔……”

周安脸瞬间变白了,张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这一下快将他疼得晕过去。

“走吧。”

老者摇了摇头,带着人离开了。

这周家他也听说过,在柳州颇有名望,可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俗气,愧对这名望啊。而此时已来到望江楼前,正叹息呢,却突然见到了望江楼门前的那一幅对联,立时眼睛一亮,停下了脚步。

“此联……甚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