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震惊全场

赘婿拜相 当运 1133 字 1个月前

在这阵仗出来之后,没有人看好周若雪了,这么多乐器在一起,不乱才怪,除非只是来做做样子的。

但这有何必要呢,难道周若雪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眼球?不过还别说,周若雪位于一群老家伙的包围之下,看起来更加的娇艳了,简直闪闪发光啊。

老乐师们都显得非常紧张,虽然他们年纪大,但是这场面可从来没见过啊,底下坐着的都是非富即贵,万一失误了,万一惹得这些人不高兴了,会不会死啊。

看着那几个老乐师在台上坐着双腿打颤,观众们不禁笑出声来,这是一个搞笑节目么?倒是挺符合金玉楼的传统,金玉楼就是干这个起家的。

朱呈看到这情况皱了下眉,这些老货可千万别出岔子,要不然他精心的准备可就白费了。

“相传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有一山,名曰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

金胖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连忙噤声,这是在演戏?而金胖子所说的内容其实很多人也能理解,正是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的神话传说故事。

西游记在目前乾国并没有问世,但西游记的民间故事传说却是有许多,虽然版本不同,但大致不差,一听这石猴就应该有印象了。

其实西游记只是吴承恩二次创作的作品,并非原创,甚至是吴承恩还是李春芳都不可考,而且元代时就有《唐三藏西天取经》《二郎神锁齐天大圣》等著作,民间传说更是五花八门。

老百姓对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非常热衷,西游记的故事也都口口相传,知晓者并不在少数。所以金胖子一番开场念白之后,很多人表情都很复杂,他们知道金胖子说的是什么,但是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这不是最强琴音么?

咚咚咚。

琴音在金胖子念白即将结束的时候便已响起,随后琵琶木鼓等乐器加入,瞬间融合成了一首震动人心的乐曲。

朱呈已经让他们练过很多次了,已不需要他的指挥,这曲子结构并不复杂,只需要记好自己的那部分即可。这对老乐师们来说应该不是难事,最怕的就是他们紧张,但是当他们开始奏响手中乐器的时候,朱呈也是大大松了口气,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这……”

庞中原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双目瞪得滚圆。他之前还抱着看笑话的态度迎接这场表演,但是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一点都不乱啊,而且听起来竟是如此的和谐,曲调欢快,激动人心,听着这曲子都有一种想要腾云驾雾冲上云霄的感觉。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啊!

不止是他,几乎所有人全部起立,这曲子把他们震到了。而杜夫子还有李元则是互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这曲子已经无法用常理来解释,这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每个人耳边都萦绕着这云宫迅音,就如有一种魔力一般,将他们整个身体都控制住了,所有人全部呆立,没有任何动作,甚至一些嗑瓜子的人,都只是将瓜子放在嘴边,而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金玉楼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之前任何一场演奏都会有些嘈杂的声音,唯独此次,连根针掉在地上怕是都能被所有人听见。

全部石化!

周若雪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表演让全场为之震憾,也更加进入状态了,那一声“啊”的吟唱平缓悦耳,如同仙音一般,直接让全场的人魂都飞了。

一声之威,恐怖如斯!

“这……这如何可能?”

钟桑在楼上都听傻了,这是什么曲子?闻所未闻,为什么这么多乐器在一起竟丝毫不乱,而且还如此悦耳,激情澎湃?她不理解,这简直是神技啊。

之前她并不认为周若雪会是她的对手,今日之战她必胜无疑,不可能有任何的意外。但听到此曲,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赢了,只是她非常不甘,凭什么周若雪能弹到如此好的乐曲,凭什么啊。

对了,是她的相公,是那个周家赘婿,定然是他!

而此时的朱呈,再一次热泪盈眶,这舞台上演奏出来的效果比在练习的时候听起来更让他有感触,那种孤独的感觉直钻心窝,同时还有一些自豪和骄傲。

这是属于他的经历,来自于他的世界,承载着他的记忆,而现在,将之分享出去了。

随着最后一个振奋的音符结束,周若雪的表演也到此为止,但余波之强烈让所有人都回不过神来,那音乐似乎一直在耳边似的,并不曾消散。

余音绕梁,不过是一个形容而已,但如今却变成了现实。

这也不能怪他们如此震憾,这种形式的乐曲他们从未见识过,更何况云宫迅音即使在后世也是非常优秀,惊呆这些人只能说是理所当然。

哪怕如今西方交响乐在他们面前演奏,怕是都没有这种效果,因为乐器都是他们耳熟能详的常见乐器。

这已经不是创新能解释的,这分明是改革,乐曲的改革。

尤其是一些懂乐之人,内心的震憾那是无法形容的,恐怕听过此曲之后,那些传统的乐曲都无法入耳了。当然,并不是说传统乐曲不行,那些可都是精品啊,只不过形式不同,这一曲云宫迅音将他们的思想都给完全颠覆了。

“难以置信……”

李元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朱呈可能会搞出一些事情来,但万万没有想到竟会如此恐怖,这事前谁能想到?这曲子到底怎么来的,难道是那小子所作?这不太可能吧,何德何能啊。

他现在迫切想要找朱呈问个究竟,只不过他还是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无论如何先将比赛继续下去再说。

但他能控制得住,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

“朱呈呢,朱呈在哪里?让他来见本王!”

代王快疯了,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想任何事情了,只希望将这曲子搬到自己的王府,他要日日听,夜夜听,睡觉也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