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不是也是

赘婿拜相 当运 1138 字 1个月前

周富贵愣了一下,这感觉有点不对啊,不过他也没多想,继续道:“怎会是编的,大爷爷您还别不信,外面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孙儿真是委屈极了,在他们面前都抬不起头啊。”

“是吗?”

“是啊是啊,大爷爷您想啊,孙儿我可是周家产业的继承人,但是孙儿如今却只能守着一个望江楼,看看那金玉楼,还有那两作坊,可不是望江楼能比的啊,也不怪人家外面的人说三道四了。”

老爷子突然笑了,道:“那依你之见,想要如何?”

“这……呵呵,孙儿倒也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如今很委屈。对了大爷爷,那金玉楼有一半不是咱家的么,要不……”

“要不如何?”

“要不孙儿来替大伯打理好了,您看大伯家管着三大产业,这也忙不过来呀。”

“哈哈。”老爷子笑得很古怪,道:“有理啊,不如将望江楼还给你大伯,这金玉楼便交由你打理,你看可好?”

“好呀好呀!”周富贵大喜,金玉楼如今的价值可不是望江楼可以相比的,哪怕只有一半,也比望江楼香。

“好个屁!”

老爷子终于忍不住了,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大喝道:“若到时朱呈将望江楼经营起来,而金玉楼的生意则是一落千丈,你是不是又想换回来?”

周富贵都傻了,什么情况,老爷子怎么突然生气了?刚才不是还在笑么。

“大爷爷,不会的。”

“不会个屁!”老爷子出口成脏,句句不离屁字。“你怎么就如此不争气?望江楼是我们周家的产业,迟早都要交到你手上的,你不想着将之经营起来,却成天要捡现成的?那老夫问你,你有何用?”

这下周富贵彻底懵了,老爷子这话相当重了,印象中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么重的话。

“真是气死老夫了,你若打理不好望江楼,那就把地契交给你大伯,你和你爹上街卖豆腐去吧!”

“……为何是卖豆腐,孙儿不会做豆腐啊……”

“滚!”

“是是是。”

周富贵慌忙逃了,老爷子这次是真怒了,这与预想中完全不一样啊,怎么感觉老爷子好像不太重视他了。

而他的感觉并没有错,老爷子此时内心无比愤怒,对周富贵那是十分失望,身为家族产业继承人,毫无进取心,一心只想捡现成的,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他也知道方才的话说的重了些,但那也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啊,相比较起来,朱呈真是太优秀了。以前他一直对朱呈有偏见,出身不好,身份得来不正,对这么一个外人他岂会有什么好的态度?但是如今朱呈在金玉楼做的风生水起,外界评价极高,他不想承认都不行啊。

像老爷子这年纪的人,对一个人的看法有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外界的评价,他在家里又不出门,能看到什么?外人普遍说好,那就肯定好,而家族荣誉是他最为在乎的事,也同样是来自于风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周富贵越是如此,就越显得朱呈是多么的出色,这老爷子的气实在不顺啊,为什么啊。

“可惜啊,那朱呈若真是老夫孙女婿,该有多好啊。”老爷子不禁又开始这么想了,每次听到有人夸赞周若雪和朱呈他总会有那么一些纠结的感觉。

“老爷,朱呈不就是么?”侍女小婷突然出声道。

在观景苑,侍女们还是会经常和老爷子唠一些家常的,要不然老爷子就太寂寞了。而小婷在观景苑可是老资格,偶尔陪老爷子说说话再正常不过了。

此时她听到老爷子突然在纠结这个事,想到朱呈之前夸她整个周府最看重的就是她,便忍不住插一句嘴。

如今朱呈的名头她当然也知道,以前她看不起朱呈这个下人,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人家在整个柳州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之前那些大户人家的老爷们也对其赞不绝口,这是什么档次?

而朱呈看好她,也就是说若朱呈的地位越高,她就越有可能出头,虽然不可能对朱呈有其他的想法,但能让朱呈拉一把也是好的嘛,因为朱呈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只要朱呈想要拉周府的人,那她就是首选。

所以她希望朱呈能回到周府,这样她的机会就会更大。

老爷子皱眉,这个话题真心不好聊啊。

小婷看了老爷子一眼,道:“姑爷与小姐好,那就好了,外面的人也都知道姑爷是府上赘婿,名正言顺,这事啊,想赖都赖不掉。”

老爷子低头沉思了一会,他当然知道小婷说的是对的,就算朱呈以前是个下人,也不是什么府上赘婿,但现在不是也是了,名声在外,不得不认啊。

“难道,真的可以……”

坦白说老爷子还是第一次从这个方面去想问题,如果真的弄假成真,好像也没什么不好。那小子做生意确是一把好手,而且听说还和刺史大人还有杜夫子这般人物相熟,这对于周清竹的未来是大有好处啊。

至少相比起王书香,朱呈如今更能让人满意,那何不就这么着?

“好像大东家也很喜欢姑爷。”小婷又补了一句。

“嗯,确实如此。”

老爷子当然不会对一下侍女透露太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也觉得小婷说的对,若承认朱呈,怕是与周顺之间也可以缓和关系了,这不是一举两得么。

怎么想,让朱呈当这个孙女婿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只要别人不知道他曾经是个下人,那周府也不至于丢脸。再说了,现在已经是这样了,拿不拿朱呈当孙女婿都没有任何的不同,因为他已经是了。

“小婷你先出去,老夫想静一静。”

老爷子还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毕竟不可能一下子就释怀,他还要尝试说服自己不去在意朱呈的出身。

这可是件大事,老一辈的思想,尤其是如今这个年代的老一辈,对于出身是非常看重的,能让老爷子转变态度,那也亏得朱呈到了誉满柳州城的地步,要不然老爷子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认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