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兄妹相争

赘婿拜相 当运 1176 字 1个月前

周富贵这一席话当真是石破天惊,所有人都被震晕了,这若是被坐实,朱呈就算不死,恐怕在柳州也呆不下去了。

被震晕的甚至包括了周安。

他此时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与他的预想不太符合啊,他确实建议周富贵可以打压一下朱呈,让这小子不要那么嚣张,挫其锐气使之丢脸,也是为了报上次朱呈侮辱他的仇。

但也仅此而已,他并没有去想过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他只是想报复而已。

可现在的情况不受控制了,周富贵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玩这么大,这么搞就算老爷子怕是也不会原谅的,若到时候周富贵顶不住压力,把责任往他身上推,他除了死还有别的出路么?

不能这么玩啊,他都快哭了,他知道周富贵很蠢,虽然偶尔也会有灵光一现的时候,但脑子依然不太好使,可也没想到会蠢到如此程度,这是玩命啊。

可他并不知道,周富贵这次还真是灵光一现了。

他本来也是打算想落一下朱呈的面子,然后突显自己的牛逼就算了,这样说不定还能以身份强压朱呈,将金玉楼分一些利润过来。但是转念一想,他才是周家的继承人,这一切都是他的,凭什么让朱呈分给他?朱呈算个什么东西。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朱呈翻不了身,从金玉楼滚蛋,那么这金玉楼自然也就到了他手上。而想让朱呈完蛋,把他这个假赘婿的身份爆出来就行了,反正老爷子也不承认朱呈,理应没什么关系,出了什么事也自然会有老爷子帮忙兜着,他怕个屁啊。

对此时这局面他还挺满意的,当着如此多人的面,朱呈被他揭穿,别说是金玉楼了,柳州都呆不下去,还不得滚得远远的,此次终于可以除掉这个眼中钉了。

朱呈则是震怒,他真是小看周富贵了,这货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这脑袋,真心不能要了。

当然了,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挽回自己的清白,因为一旦自辩不及时,肯定会有人相信这就是真的,到时候谣言四起,不但他混不下去,就算是周若雪也要被千夫所指,这事绝对不能任其发生。

“放屁!”

不过朱呈还没开口,倒是有人先忍不住了,只见周顺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指着周富贵的鼻子骂道:“你个小畜生,你在乱放什么狗屁呢,朱呈就是我周顺的女婿,岂是你能诬蔑的?”

周家老大出来说话了,这也让一些本来恶心朱呈的人又开始疑惑起来,似乎事实的真相有待考证啊。

“大伯,您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就问您,他以前是不是我周府一下人?”周富贵冷笑道。

“他……”

周顺语塞,这事虽然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起过,但是周富贵此时这么问,你让他怎么答?

“他虽曾是下人,但如今不是。”周顺只能这么说了。

周富贵笑了,大声道:“大家伙都听见了,此人只是下人出身,凭什么入赘我周家?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么,我刚才所言句句为真!”

在场观众们面面相觑,看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这简直意料不到啊。如果朱呈只是一个下人身份,那么成为周家赘婿肯定不会如此简单,如今想来,多半如周富贵所说,只是为了拒绝王家演的一场戏,而这场戏被朱呈假戏真做了,周家却是有口难言,毕竟名声事大啊。

“混帐,胡说!”周顺气得满脸通红,气都快要喘不下了。“胡说,你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大伯自己心中有数。”

“你……”

周顺突然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幸亏旁边有友人扶着他。

“不错,你就是胡说!”

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只见周若雪从楼上走了下来,而她此时并没有藏面纱,那绝世的容颜让现场所有女性都黯然失色,当然,代王妃除外。

周若雪本来在楼上准备上场呢,却突然发现下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她无比愤怒。周富贵说的话半真半假,让人难辩真伪,而且恶毒之极,这分明就是要将朱呈往死路上逼,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她可不是那种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弱女子,此事她必须要出面。而既然出面,索性也就不戴面纱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周若雪虽是一名女子,但却也有担当。

“夫人……”

朱呈很诧异,没想到周若雪以本来面目跑下来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女子为何不能抛头露面?周若雪做的对。

他诧异的是另一方面,因为周若雪此时出面,就必然会当众承认他的身份,也会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与只叫一声夫君的概念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是与自家人当众对峙。

此事并不容易啊,朱呈可是知道周若雪其实一直都没将他当成夫君看待,内心还在纠结,此时若不是下定了决心,不可能站出来的。

“朱呈确实曾是府上一下人。”周若雪道。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看来周富贵之前说的是真的啊,这让很多人看向朱呈的目光都变了,此人该杀。一个下人出身的家伙,凭什么坐拥娇妻和万贯家财?

毕竟周若雪虽然在柳州久负美名,但许多人都未曾见过,今日一见,果然如天仙一般的可人儿,很多人就开始酸了,朱呈你个狗东西,凭什么啊?

哪怕只是入赘,那也值得酸,毕竟周若雪这般姿色,能共度良宵,少活十年又何妨。

周富贵此时更得意了,大叫道:“本少爷所言岂能有假?”

“但是朱呈是我夫君,此乃事实,我与他情投意合,早已私订终身。”周若雪刚开始脸上还有些娇羞,但此时越说越坚定。“朱呈之才有目共睹,若非其出身,何需委身于我周家?我周若雪嫁与朱家才是理所应当,二哥你休要在此造谣生事,我与他名正言顺,无可指摘。”

“妹妹,你……”周富贵急了,周若雪这是在拆他的台啊,居然胳膊肘往外拐,那也别怪他不顾兄妹情谊。“我看你是糊涂了吧,他一个下人,岂能配得上我周家小姐?就算你想,这事大爷爷也不可能同意,分明是假的。好好好,别的暂且不谈,你如今还是完璧之身吧,这又作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