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一定是你

赘婿拜相 当运 1130 字 1个月前

如果能拿回望江楼,周顺还是很高兴的,哪怕望江楼以后依然会属于周富贵,但是这事可并不绝对,朱呈未必不能争取一下,毕竟朱呈也算是他们周家人。

当然,老爷子不会承认这一点,还是要让朱呈得到老爷子的认可,那就有机会了。

总之经过此次事件之后,周顺是和二房彻底不对付了,周富贵已经将他惹怒了,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和周利脱离兄弟关系。

但上面还有个老爷子,周顺也做不出那种不孝之事,只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可能再去理会二房那对父子。

此次若老爷子愿意将望江楼交给朱呈,那自然是极好的,但这是真的吗?

“大东家,大东家,老太爷让您回府一趟。”

朱呈正与周顺聊着呢,突然一位周家仆人打扮的人跑了过来,还没进院子就开始叫唤。而此人朱呈也认识,正是周府的下人,如今朱呈对于有人传话很敏感,只要不是认识的人,就算说皇帝有请,他都不会去的。

周顺眉头微挑,看了一眼朱呈,这小子该不会真的做到了吧。当然,他只是疑惑,也有可能不是,总之老爷子让他去,那还是要去的,此时周顺反而有些激动,他搬到老宅之后还真没回过府上了。

“我要去么?”朱呈问道。

那下人愣了一下,老爷子倒是没说过,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倒是周顺挥了下手,道:“一起去吧。”

朱呈当然是想过去听听老爷子准备说什么,不会这种情况下都放过周富贵吧,那他就真的无语了。但是,他可以确定,老爷子一定不可能再将望江楼交给周富贵,不会有任何意外,要不然他岂敢当着周顺的面打这个包票。

跟着周顺一块来到周府,发现周府都乱成一团了,问了才知道,原来是老爷子病了。

这可将周顺吓得不轻,连忙三步并做两步赶到老爷子房里,却看到老爷子正在训跪在地上的周富贵,顿时惊了一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在乾国对于男子的尊严看得很重的,即使是晚辈拜长辈,成年男子也基本不会行跪拜礼,哪怕是受惩罚,这也是极重的了。

在周顺看来,以老爷子对周富贵的宠溺程度,不至于让周富贵跪着听话啊。

周利也在一旁低头站着,看起来也被老爷子训过,而此时他看到周顺进了房,立时就像见到了仇人一般,两只眼睛都红了。这都很让周顺很诧异,你还有脸对他露出这种表情?他都没找你们俩父子算账就算不错了。

“顺儿来了。”

老爷子说话有气无力的,看起来还真是病了,冲着周顺招了下手,示意周顺坐在自己的身边。

周顺都有些受宠若惊了,老爷子还从来没有对他如此热情过,当下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此时哪还能不愿意?连忙奔到老爷子身边,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

“顺儿啊,爹知道挺对不住你的,你可别往心里去啊,还是搬回来吧。”老爷子亲切的道。

“不不不,孩儿怎敢责怪父亲?”

“也是老夫心急了啊,人老了这心也被蒙住了。”老爷子感慨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掏出一物递给周顺,道:“顺儿啊,这是属于你的,你还是拿回去吧,望江楼以后便是你做主,无论你传给谁……”

老爷子说着,还特意看了朱呈一眼,道:“老夫都支持。”

那自然就是望江楼的地契,是之前周顺交给周利的,而现在老爷子又交还给了他,还说由他做主。

周顺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好家伙,居然是真的。如果不是之前朱呈就和他说过,他恐怕难以相信,这也太突然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这是……”

“别说了,你收起来就好。”老爷子在这一刻就像是预知自己要死想交待后事一样,那落寞的表情看得朱呈都忍不住要落泪了,这打击是不是太大了些。

周利看到周顺将地契收了起来,恨得牙痒痒,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道:“爹,那我们二房……”

“你还有脸说!”

老爷子又发火了,他听到周利说话就来气,其实他一直在忍着,但周利这句话将他给引爆了。

“你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从今日开始,你给我把这个畜生给看好了,不许他踏出府门半步,否则老夫……老夫……咳咳咳。”

老爷子气得快喘不过气了,差点憋死过去。

周顺连忙将老爷子扶着,想让他躺下,不过老爷子却连连摆手,道:“老夫还死不了,总之老夫还在一日,你们俩父子都不许再染指家中生意,绝对不许!”

“大爷爷……”

周富贵哭了,他这次是真哭了,不再是假装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到这一步,那件事是怎么被老爷子知道的?对了,是朱呈,一定是朱呈!

想到此,周富贵猛的扭头,正好看到朱呈就站在房门边上,当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朱呈道:“是你,就是你,是你将那契约交给大爷爷的!”

朱呈很慌乱,一脸懵逼的道:“什么,什么契约?”

“你还装蒜!”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朱呈看起来确实很懵,不过他心里却是笑开了花,这个蠢货,居然现在才发现吗?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他是不会承认的,你能拿他怎么样。

那契约正是周富贵与金胖子还有王书香的合作契约,周富贵当初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签这么个契约,因为这根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啊,那这份契约有什么用?金胖子和王书香随时随地都可以不承认。

朱呈从金胖子那将这份契约要了过来,这也是周富贵的一道催命符,本来是想着合适的时候将望江楼拿回来,只要周顺想要,他就会这么做,但周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迫切的样子,也就一直没用过。

这次是因为周富贵做的太过份了,朱呈便给他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