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内心的疑惑

赘婿拜相 当运 1154 字 1个月前

周顺如今快活得像个畜生,天天往金玉楼跑,吃着免费的大餐,看着免费的戏,滋润的一批。

就这状态,他不想管望江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俗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现在是彻底回不去了。

而望江楼交给了朱呈,朱呈也不能不去安排一下,便到房门口问周若雪道:“今日不妨休息一下,我们夫妻故地重游如何?”

“故地重游?”

“嗯,望江楼。”

周若雪本来都不想出来,因为害羞,但是听到朱呈说起望江楼还是忍不住道:“容我更衣,随后便来。”

“那我去院外等你。”

朱呈在院外招呼了黑子,让他多加两个人跟随,毕竟望江楼所在那边是月阳江边,虽然人来人往,但是地理环境可不比闹市区,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那个黑衣女子也不说清楚一点,有人要杀他,为啥杀他,多少人,什么来头,他全都不知道,就这么漫无目的防范,真是让人心烦。

当然,朱呈还是可以确定那黑衣女子不会骗他,要说根据嘛,也没有,就是一种感觉。

黑子如今对朱呈那是言听计从,倒也不是因为他越来越佩服朱呈,而是因为朱呈给的银子让他无话可说。如今麒麟帮那边他都没怎么管了,这就是他的工作。

“东家放心,无论何时何地,至少保证三人以上。”黑子说道。

除了他跟随着朱呈之外,还会有几人散在四周,这待遇也是相当可以了。再说了,麒麟帮认为朱呈的身份大有来头,所以朱呈越是谨慎,他们越不会怀疑,毕竟平常一个商人哪会如此小心翼翼的,那不是扯淡么。

周若雪今天倒是穿了一件花色的裙子,挺少见的,毕竟周若雪喜白色,而白色也素,穿着不会惹眼,一般出门她都爱着白色。而这种花并非金玉楼宣传起来的那种流行花布,而是比较显尊贵的那种花饰,看来她对于望江楼一行还是挺重视的。

以前周若雪就一直梦想着能去打理望江楼,也就那次吃到了点甜头,可转眼就被收回去了,朱呈倒是想过将望江楼交给周若雪,不知道她如今是什么想法。

但看到这身衣服,他觉得周若雪应该还是偏向望江楼,反正金玉楼那边周若雪其实使不上什么力,也只能管管账房,满足她自己的一些执念罢了。

“夫人请。”

朱呈小心的将周若雪扶到车上,自己正准备坐在车夫旁边,却听周若雪道:“阿玲没跟来,位置尚有宽裕,你坐上来吧。”

那当然好了,朱呈兴高采烈的坐进了车厢里。

马车的空间不大,两人相对而坐,挨得很近,近到周若雪的呼吸朱呈都能感受得到。

朱呈如此近距离的看周若雪,其实也少有这种机会,只见周若雪肤如凝脂,脸上真是一点瑕疵都找不到,除了眼圈有点黑之外,近乎完美。

“夫人,你真美。”朱呈都看痴了,情不自禁的道。

他前世虽然是做酒店娱乐行业,见过无数女人,但是像周若雪这种姿色的确实没有,美得让人窒息,也难怪是柳州城的女神级人物,无数人的梦中情人,那是有道理的。

周若雪脸一红,小声道:“当心被人听见。”

若在以前,朱呈这么说她定会生气,这就是调戏啊,但此时她却反而有些欣喜,同时也很害羞,低着头完全不敢抬起,好像怕看到朱呈的眼睛一样。

而她的目光则是落在朱呈的腿上,朱呈的腿伤早就好了,不过看到却让她想到在周府的一些事情,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如今的朱呈与以前相比,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向你请教。”周若雪道。

“夫妻之间,说什么请教,夫人也未免太客气了,说吧,啥事?”朱呈的语气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周若雪微微颔首,道:“你说你来周府是为了我,此事当真?”

“当然,我不是说过了么。”

“你没有。”

“是吗?那无所谓,反正确实是为了你。”

周若雪此时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朱呈,问道:“既如此,那日你撞见我的马车,也是故意为之?”

“啊?”

这一句把朱呈问懵了,虽然他有曾经朱呈的记忆,但是更多的却是来自于自己前世的记忆,相比较而已,那个朱呈的记忆并不会太清晰。他甚至都记不太清和周若雪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这让他大呼失策。

女人在慢慢认可你,尤其是接受两者之间的关系之后,对于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就开始在意了,比如节日啦,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啦,第一次表白的地点啦,诸如此类。

所以听到周若雪这么问,朱呈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忐忑,他真不记得了啊。

周若雪看着朱呈,道:“我无法理解,似你这般聪明才智,因何被村里人那般欺辱。若非我遇见,怕是你会被他们打死。”

朱呈抠了下脸颊,这么问他就不慌了,毕竟他对于自己从前和现在有很大区别自然会有多套说辞,便道:“只因在清溪村受过一些打击,导致萎靡不振,若非夫人的出现,我的人生怕是没有什么目标,又岂会有如今。”

“是打击吗……”

周若雪眼中露出一丝哀伤,朱呈在清溪村是举目无亲,可能是因为亲人的离去吧。想到此,她不禁鼻头发酸,替朱呈感到难过。

女人本就是多愁善感的,若是当你是个下人,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但若是认可了你,接受了你,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我还要谢谢夫人,是夫人赐与了我新生,为了报答,我会用我这一生来偿还。”朱呈道。

这情话相当肉麻了,而且很土,连朱呈说起来都感觉满地鸡皮。但是在周若雪听来,却是如电流直击内心一般,顿时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她方才那么问,只是想解决内心中的疑惑,这个疑惑曾经不重要,但如今对她来说却是非常重要。而此时此刻,朱呈这个人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她的内心,哪怕朱呈的解释只是随口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