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刺杀

赘婿拜相 当运 1136 字 1个月前

“东家,该尊夫人了。”

黑子挺期待的,他现在都算是周若雪的脑残粉了,完全被云宫迅音给震到了。不过可惜啊,周若雪是朱呈的妻子,虽然朱呈是入赘,但是以朱呈如今的地位来看,这入不入赘的好像影响也没那么大了。

至少他现在给一个赘婿当护卫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也不觉得丢人,甚至还有那么点骄傲。

朱呈点头道:“嗯,虽然此次没有新曲子,但是以她的人气,想必也能顺利过关。”

决赛还是比赛的形式,不过是分组进行,不再是战队模式,旨在最后决出柳州最强琴音,同个战队的如今也成为了对手。对于这规则之前代王他们还在吐糟,这不合理啊,但是经过朱呈几句解释之后,立时就觉得这比赛肯定刺激。

对于娱乐这方面,代王哪配和朱呈碰瓷,三言两语就能让其代入进去。

周若雪登场了,她无疑是最强琴音最火的明星,欢呼声远高过其他人。虽然听过她曲子的人不算多,但是架不住议论的人多啊,柳州第一琴,和你开玩笑的么?

无数人都非常期待,能有幸听到周若雪的琴音,那真是值了。

朱呈也很期待,其实这次不给周若雪新曲也是她自己要求的,她听到朱呈说过,决赛之日成绩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冠军是有风险的,未必真的会是什么好名声,只要拿出自己的表现就好,不需要有什么压力。

因为这番话,她就表示想自己试一下,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朱呈自然也没话说。周若雪其实挺好强的一个人,骨子里有一股倔强,这也不是坏事,至少对于如今这个年代的女性来说,也算得上是亮点了。

此时周若雪已经来到了台上,看起来还挺从容的,这也让朱呈放心不少,希望能一切顺利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到旁边黑子低喝了一声:“什么人?!”

朱呈一惊,忙回过头,却只见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刺向了他的胸口,当下心脏都吓得快要停止了。

啪。

黑子还是反应快些,一掌将他推开,然后大呼道:“有刺客!”

这时正是周若雪即将弹奏,而场下的观众也在示意旁边众人安静的时候。所以黑子这一声大喝十分的明显,在这黑夜里传出了老远。

人群瞬间开始骚动。

“什么情况?”

场上的三位评委都懵了,第一反应是有人拆台,故意捣乱来的,但很快意识到不是,因为他们都可以看到朱呈所在的方向,有人打起来了,黑子被三个人围攻,还有一人正在刺向朱呈。

“好大的狗胆!”

代王怒了,这柳州可是他的地盘,而他还在这上面坐着呢,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行刺,这是不将他放在眼里啊。

李元也是震怒,要知道安全问题他可是亲口交待过的,衙门到底在搞什么,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更重要的是,行刺的人居然是朱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现在最看重的人就是朱呈。

“来人,拿下!”

李元官威散开,指着那几名刺客的方向喝道。

顿时就有衙役朝那边冲了过去,不过此时人群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他们要冲过来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谁能想到有李元和代王在的情况之下居然有人如此大胆,四周的一些官员们都懵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啊。幸亏行刺的不是他们,要不然这身边可是一个护卫都没有。

包括代王上台时也不会带着护卫,好在他的护卫离的不远,当下就冲到了台上,护在代王两边。

“你们上来做甚,给本王把刺客拿下!”代王一脚踹在一名护卫身上,不过却拉住另一位:“你留下,保护本王。”

虽然他也很看重朱呈,毕竟朱呈能为他带来不小的财富,但是也不至于为了朱呈放弃自己的安全,这场面太乱,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来行刺他,还是留个护卫保险一些。

“何方鼠辈,敢犯我麒麟帮?”

黑子被刺客砍了几刀,身上已然带伤,心中又惊又怒,这柳州居然有敢朝他们麒麟帮挥刀的人。当然,更怒的是有麒麟帮在场,居然还敢来行刺,完全就没将他们麒麟帮放在眼里啊,是因为最近麒麟帮太过低调了么?

说起来柳州三大帮会,麒麟帮才是最阴暗的,盐帮就是个商人集会,而潜龙帮就是搞水路运输的,说起刺杀这种事,麒麟帮才是专业的好吗?你们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嚣张过份了啊。

到底是哪个道上的朋友?这几人打扮完全看不出来,虽然没有蒙面,但是也都是路人脸孔,以前没见过啊,完全无法判断身份。

只不过身手却是非常好,黑子别说一对三,就算是单挑他也不是对手。好在对方的目标并不是他,对他没有下死手,可能还是因为顾忌麒麟帮的原因。

朱呈倒是受到惊吓了,他并非没有想过在决赛之时会遇刺,也做好了防范工作,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足够啊。

麒麟帮的动作还是很快的,有两个人都围了过来,要不然朱呈早就被一刀捅死了。但即使如此,也不够看,麒麟帮这几人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朱呈此时都有一种所托非人的感觉,但是看到麒麟帮的人十分拼命,又不好责怪,反正现在也只能指望他们了。

“出乱子了!”

庞中原任凭人群从他身边惊慌涌动,目光却一直盯着舞台那个方向,脸上甚至还有一些兴奋。

“老爷,这该不会是……”侍从惊道。

“不论是与不是,小许呢,让小许亲自出手,把那小子给老夫带回来。”庞中原说道,而声音中有难以掩饰的一丝激动。

“是。”侍从应了一声,消息在了人群中。

“哈哈,想不到竟然等到了,该不会真是你小子吧,若果真是你,那倒是有趣了。”

庞中原的眼睛在发亮,这对他来说真是意外之喜。之前他还在向朱呈打听有没有什么官府都未收到消息的命案发生,但是转眼之间,这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