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去京城

赘婿拜相 当运 1147 字 1个月前

庞中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虽然也算是家境富裕,但平时也是很省的。而这小子不一样,他虽然不了解朱呈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商人嘛,有钱肯定是要享受生活的,一般的商人只能偷偷摸摸的享受,正所谓财不露白,可此人不一样,他似乎毫无畏惧。

那么可想而知,此人平时的生活该是多么的奢靡。

要满足此人的要求他怕不是得破产,这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他现在甚至有一种将朱呈一脚踹进月阳江的冲动。

“大人有银子,那么……”

“但那是老夫的银子,与你何干?”庞中原一脸的傲娇,道:“君子应以俭素为美,远奢靡之风,尤其是你这样的年轻人。”

“草民是商人,不是君子。”

“商人也可以是君子。”

“但草民不愿当君子。”

“混帐!”庞中原怒了,道:“似你这般不知教诲,将来没出息!”

“瞧大人说的,我好歹也算个成功人士,怎么就没出息了?”

“你算个屁的成功人士。”

“我家有娇妻,坐拥万贯家财,怎么就不成功了。”朱呈不服。“大人,你家有万贯家财么?”

“老夫……当然有。”

“那为何如此小气?”

“老夫如何小气了?”庞中原刚开口,已经意识到朱呈想要说什么了,当下无奈的道:“行行行,山珍海味是吧,棉枕是吧,老夫替你安排!”

安排两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实在受不了啦,这小子是个什么人啊,绕来绕去都非要让他破费。行,你要生活是吧,老夫给你。

“小子,听说你很会做生意?”庞中原问道。

既然你小子想在他这里榨油水,那他也不客气了,既然要带这小子回京城,那么当然也不能让其闲着。银子嘛,谁不爱?这小子在柳州可是财神爷,那当然要物尽其用了。

朱呈一屁股坐在船沿上,一脸自豪的道:“大人不是亲眼见到了吗,说起做生意,草民还真不是针对谁,普天之下全是垃圾。”

“你还真一点不谦虚。”

如果换作杜夫子,听到朱呈这么说话定会恶心到吐,但庞中原不一样,只要你有那个能耐,你吹破天他都不会觉得有何不妥。

“京城可不比柳州,你在柳州做生意冠绝天下,但未必能适应京城。”庞中原道。

“大人这是在激我吗,是想投银子给我做生意?”朱呈笑了。

庞中原脸色一沉,他讨厌朱呈这么聪明,不过他也不会否认,道:“你意下如何?”

“可以啊,不过我原以为大人招揽我是想介绍我去当官。”

“你做梦呢!”庞中原真搞不懂,这小子的脸皮咋就这么厚。“当官?就凭你?”

朱呈对于这种人身攻击也不以为意,他当然不会认为庞中原会介绍他当官,多半是侍从什么的,但是他也得有点追求,给钱他做生意倒是可行,安顿下来再说。

不对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搞清楚到底是谁想要自己的命,庞中原是为了他来的柳州,并且知道这件事,那么可想而知,要杀他的人定在京城,来头恐怕也是相当的大。

理论上他来到京城可能会更加危险,但是却是一个解决麻烦的机会,而在柳州他只能被动挨打。麒麟帮不可能一直保护他,更何况这保护的力度也不太够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他都会栽的。

不管怎么说,庞中原将他从刺客手中救下,这已是一个巨大的恩情,他对庞中原自然是感激的。利用就利用吧,大家各取所需,不论庞中原如何安排他,他都甘愿当这一颗棋子。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不过一个小小的商人罢了,能被庞中原看上,自然有他所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能让他成为棋子都已经是抬举他了,他当然不会不识好歹。

……

“你说什么?朱呈被那位庞大人带去京城了?”

金胖子听到周若雪带回来的消息,在原地愣了半晌。这真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不过朱呈能没事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只是朱呈去了京城,他怎么办?

虽然京城他早晚要回去,但显然不是现在,他还有太多的准备工作没做完呢,就这么回去,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找死。

而没有朱呈,单凭他一个人,很多事情都难办,他没有那种资本。而想要累积资本,朱呈这个人真心不能少,否则他的进度会无限期延后。

这可如何是好。

“此事李刺史知道了么?”金胖子问道。

周若雪点头。

金胖子长吁了一口气,他觉得必须要去和李元谈谈才行了,便回头交待了下酒楼的事情,然后匆匆赶去刺史府。

最强琴音因为遇到刺杀之事,不欢而散,一场决赛并没有预计当中的结果,这让很多人意难平。但是金玉楼却表示决赛不再重办,其实大家也都能理解,因为遇刺的可是金玉楼的东家,而且据说如今下落不明,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连金玉楼的伙计们也都是心中忐忑,他们对朱呈的认可度可比金胖子要高,如今朱呈不见了,他们也变得患得患失,毕竟金玉楼的氛围他们非常喜欢,在这里工作很自由,朱呈对他们的要求也不高,每天的工作都很开心。

但是如今朱呈被刺杀,据说九死一生,那以后金玉楼将何去何从?

金玉楼尚且如此,布坊和书坊就更是郁闷到了极点,布坊好不容易从周富贵的魔爪中脱离出来,在朱呈的带领下人人都期盼着更加美好的明天,结果人都不见了。而书坊对于两位师傅倒是没什么太大影响,而二虫就是彻底失落了,他在掌柜的位置上都没坐稳呢,没有朱呈的庇护,他怕是会被赶下台吧。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失去了方向,没有人告诉他们以后将怎么办。

“你说什么?去京城了?”

周顺没有想到会如此突然,这连个招呼都不打的么,这让他很不满意。虽然说去京城是件好事,但那小子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