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庞媛

赘婿拜相 当运 1125 字 1个月前

朱呈一脸懵逼的去了,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庞中原要这么说,难不成是因为他之前多看了庞中原的女儿两眼?

不至于吧,他在柳州也没有色名,庞中原也不会认为他是头狼吧,再说他是赘婿,又不是什么花花公子,身份也不相符,怎么着也不会有这种担心才对。

稀奇古怪,莫名其妙,这倒是让他想到了金胖子的女儿。

金胖子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来着,只不过金胖子不同,身份上是相匹配的,再说那次也是因为他问起所以金胖子才会防范他,与庞中原可不是一码事。

“朱公子,此间如何?”

庞府下人带着朱呈来到一间客房,态度相当的恭敬,这让朱呈十分舒服,因为庞中原带他来庞府时给足了他面子,相当于是抬了他的地位,这会让他在庞府得到足够的重视。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若庞中原在入府时让他在后面跟着,想必别人也不会注意到他,只会当他是个跟班什么的。虽然不知道庞中原为何如此纵容他,但想来多半是有用意,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客气了。

之前还觉得被庞中原给绑架了,因为庞中原初时在那小船中的态度就是如此,但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庞中原对他的态度是有转变的。

朱呈可不是一个马虎的人,他很喜欢捉摸别人的心理,或许也是职业习惯吧。庞中原的态度转变绝对不是自然的,这其中定有认知上的不同,这里面的道理很值得考究。

不论是初上小船的时候,还是在画舫上,庞中原对他的身份认知不会存在差异,毕竟他被救下来就是因为庞中原认定了他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自然不会不一样。

那么为什么态度存在差异呢,朱呈想了想,觉得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朱呈自己对自己认知的不同被庞中原察觉到了,也就是说,庞中原初时认为朱呈清楚自己身上的秘密,但后来发现朱呈并不知道,那么对待起来就会有所不同。

“我对那老家伙很重要,但关系却绝非亲密的,他之前还想对我用强来着。可是他现在却又故意给我一些方便,也就是说,只有当我拥有一定的地位,我的价值才能体现,才能为他所用?”

朱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但这对他而言是好事,这代表他可以更加肆无忌惮。

他有些理解庞中原为什么警告他了,这是想要隐瞒他身为赘婿的这层身份啊,不仅如此,还要抬高他的地位,那么朱呈又一直住在府上,难保不会和他女儿产生点交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真有可能发生点什么事情,庞中原的担心也并非毫无道理。

不管庞中原的目的是什么,目前这状况朱呈还挺满意,这客房相当不错了,至少比他睡地铺要强得多。至于之后嘛,庞中原不是说会投钱给他做生意么,还得多出去逛逛,了解一下市场行情,这京城看起来商业还比较发达,想必不会难做。

再说了,就这年代的商业圈,又有什么是难得住他的。

不过调查市场之前,还是先了解一下这庞府的情况吧。庞府相当大,这在之前朱呈刚进来的时候就有直观的感受,感觉在里面没个向导都会迷路的那种,这哪里是宅子啊,分明就是一个庄园。

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这么大的豪宅,这庞中原怕不仅仅只是一个工部尚书这么简单,皇帝赐宅子那都是立了大功的权贵,这还真是抱对了大腿啊。

朱呈在庞府闲逛倒也没有人管他,谁都知道这位可是老爷的友人之子,是客人,那当然不会有人限制他,所以他完全可以将此处当作一个度假的地方,就算是当成家里也没什么不妥。

“朱公子。”

“朱公子。”

走到哪遇到下人都要和他打招呼,这待遇,在周府都没有享受过,朱呈还是很爽的,气质这一块也拿捏起来了,背着手一副悠闲的样子,还真像个大人物。

庞府大归大,其实还是挺空旷的,毕竟下人真心不多。看得出来庞中原家境不俗,但即使如此,也难以支撑起诺大一个尚书府,也难怪庞中原想让他做生意,贴补府上支出。

“呵呵,快,小梅,再放长些。”

前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声音就是庞中原的女儿,好像是在放风筝?

朱呈穿过一道拱门,果然看到前方花园里有那女子的身影,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非常惹眼,那笑容看起来很阳光,这果然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子。

庞中原的女儿叫庞媛,可能庞中原想要让他闺女以后当一个名媛吧。这个年代的名媛与朱呈那时代可不是一码事,是高贵淑女的说法,没有贬义。

庞媛此时也看到了朱呈,笑声戛然而止,然后愣了半晌,才缓步走了过来,冲他行了一礼,道:“朱公子好。”

“庞姑娘好。”朱呈也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互相打了招呼之后,庞媛小脸微红,显得有些尴尬,似乎不太善于交际。

“庞姑娘好雅兴啊,放风筝呢?”朱呈笑道。

庞媛连忙道:“是呀,最近集市上有这种蝴蝶风筝,可好看呢,朱公子觉得好看么?”

“嗯,好看。”朱呈抬头看了一眼,点头道。

若是平时,他定要习惯性的调戏几句,比如再好看的风筝也没姑娘好看之类的,但面对这位庞姑娘,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点,指不定那老庞同志发火,然后一刀把他剁了都有可能,还是不要撩拨的好。

“我只是路过,庞姑娘自便就好,不必管我。”朱呈看到庞媛眼睛一亮,似乎有邀请他一起放风筝的想法,连忙开口,免得不好拒绝。

“哦,既如此,便不打扰公子了。”庞媛有些失望,她在家里一向没什么玩伴,成天都只和侍女们一起,更不用说男子了。而今日在门口听说朱呈是父亲的友人之子,好像是来府上玩的,她还挺高兴。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位公子不太容易接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