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这青楼不行

赘婿拜相 当运 1176 字 1个月前

香园乃京城东城区最大的青楼,柳州的春香院是完全无法与之相比的,那都不是一个档次。这香园主打雅致氛围,看不到多少奢华气息,但是在清幽雅致一道做到了极致,大门口都能感受到那古色古香的气息。

姑娘们穿的倒是花枝招展,不过却并不违和,院中一颗无比巨大的杏树,其树冠伸出大门之外,映衬得那些女子都减少了一丝风尘味,多了一些清纯的感觉。

很赞。

“朱兄,此处可是人间天堂啊,若来京城不进这香园,实乃人生之遗憾。”龚扬勋摇着扇子,显得很是潇洒。“朱兄,请。”

“走着。”

朱呈与龚扬勋两人进入香园,顿时被一群女子围住。

“龚公子,您可是好久没来了。”

“哈哈,本公子昨日不是刚来过吗?”

“哎呀,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奴家可是想龚公子想得紧呢。”

“就你嘴甜!”

龚扬勋看起来对这里相当的熟,每位姑娘都认识,随后龚扬勋拉着朱呈,道:“快来见过我朱兄,今日这位才是正主。”

“哎呀,原来是朱公子,果然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啊。”

“朱公子一看就是贵人,今日可要玩得尽兴呀。”

一群姑娘簇拥着两人往里走,而在场一些宾客看到了,也不会生出什么嫉妒的心思,毕竟龚扬勋是何人谁都知道。倒是对朱呈都比较好奇,此人眼生,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但能和龚扬勋在一块有说有笑的,怕是也不简单。

这香园其实面积倒也不算多大,只是布置得很讲究,身在其中感觉很舒服。其内两幢楼,一高一矮,装修也是古韵十足,进入那高楼,随处可见的字画也是拔高了一些这青楼的档次。

两人与史护卫来到一雅间坐下,史护卫一直都很焦虑,总想找机会和朱呈说话,但是龚扬勋寸步不离,他实在不敢开口。他很想提醒朱呈,离这位爷还是远一点比较好,对方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朱兄,此处如何?”龚扬勋一脸得意之色,摇着扇子,他对香园可是非常有信心的,这里可以说是京城最好玩的地方了,在他看来,朱呈定会赞不绝口。

“嗯……还行。”朱呈微皱了一下眉头,道。

“什么什么?仅仅只是还行?”龚扬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与他预料中完全不一样啊,香园居然只是得到还行这种评价,这位朱兄到底是什么神仙?

朱呈拿起酒杯,邀龚扬勋喝了一口酒,道:“说起这青楼,那还得数柳州啊。龚兄有所不知,这香园虽然氛围不错,但玩起来却是无甚新意,难道龚兄不觉得无趣?”

“嘶,听朱兄的意思,这柳州的青楼比京城还要好玩?这如何可能?”

龚扬勋还真的不信,京城是怎么地方,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偏远小城?

“龚兄还别不信,你看。”朱呈指着楼下那大舞台,道:“此间只有歌舞,并且仅有那几种舞蹈,你看看,姑娘们如此卖力的跳舞,却又有几人在看?”

龚扬勋看下去,果然,很少有人将目光放在舞台上的,说起来这些歌舞他也没怎么看,因为早就看腻味了,他可是常客,歌舞编排那是耳熟能详,就算是出了新舞,过不了几天也就无趣了。

“那柳州那边又是如何?”龚扬勋听朱呈似乎说的在理,倒是有些好奇起来。

“柳州青楼可与此间不一样,歌舞自然也有,但表演较少,更加追求一个互动。”

“何为互动?”

“龚兄,你觉得看这些小娘子在上面跳舞有意思,还是自己拉着一位小娘子上去跳舞有意思?”朱呈道。

“有何不同?”龚扬勋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同,你想啊,在场这么多人,每人带着一位小娘子上台跳舞,然后旁边有乐师奏乐,那是一番什么场景?不仅仅是舞蹈,若龚兄对自己的歌喉颇为自信,也可以高歌一曲,全场所有人为你欢呼,奉你为歌神,这玩都能玩出名声来,岂不快哉?”

“嘶……”

朱呈一番话真是打到他了,尤其是这最后一句,所有人为他欢呼,这就不是捉几个女子玩乐一下所能达到的快乐了。万万没想到,柳州居然有如此新奇的玩法,简直让人心生向往啊。

“平时约上一群好友,唱唱歌跳跳舞,多快活。哪像现在,只能让几名小娘子陪着喝酒,喝完酒往床上一躺,也就那样,有什么意思?龚兄是不知道,在那柳州,那些刺史啊,学者啊,全都跟疯了似的,在台上一歌解千愁,快活的跟畜生一样。”

龚扬勋瞪着两眼开始发呆,似乎是在畅想那柳州青楼的场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此青楼,定要见识一番!”龚扬勋越想越心动,那才是玩啊,此时觉得这香园真是一点意思都没了,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柳州去。

“可惜啊,柳州实在是太远了,这一路颠簸,人都累得跟狗一样,又哪有精力快活?”朱呈叹了一声,道:“若是在京城能有这么一个所在,那该多好。”

“朱兄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是啊,你说京城为什么没有这样的青楼啊?”龚扬勋捶胸顿足,似乎觉得自己不该生在京城,应该生在柳州才是。

朱呈暗笑,嘴上说道:“我倒是有这想法,想开一家这样的青楼,银子方面倒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只是这地……不好找啊。”

“这有何难!”

龚扬勋顿时来了神,道:“我家在京城可有不少地皮,东城还有一套园子呢,那可是我爹留给我的,一直没人住,改成青楼我觉得甚好。”

“当真?”朱呈喜道。

“那还能有假?”

“那行,此事就方便多了,到时所有银子我全出了,龚兄只需要将那园子给腾出来,我保证比柳州的青楼还要好玩得多。”

“那怎么能行呢,这银子可不能让朱兄一个人出,我……我也出一点。”

听是银子不要自己出,龚扬勋又是高兴又是担忧,自己只出一个园子,到时候这青楼算谁的啊,他也得要做点贡献,也好算账。反正大头肯定是朱呈拿,他也不怕朱呈会耍什么手段,说起来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