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成了

赘婿拜相 当运 1135 字 1个月前

朱呈将那铁球拿起来,这质量是真心不错,还打磨抛光过,这就是把玩的健身球嘛。

其实朱呈也知道,这玩艺就是在明朝那个年代兴起来的,也有专门制造这东西的工坊,想不到这大乾也有,而且看这技术,已是相当成熟了。

“这东西好卖吗?”朱呈问道。

“回大人话,此物买的人不多。”

“这是为何?”

“因此物不易损坏,是以拥有者不再需要第二对,而此物也非一家可做,东市的商家皆有存货。”那两工匠说的时候都是低着头,显得有些尴尬。

反正他们铁铺就是竞争不过别人,能卖的东西别人家都有,不能卖的东西也不可能做。虽是顶着个官方名头,但事实上比平民铁铺受限更多,一来是因为敏感,二来也没有人上心,毕竟这并非自家买卖。

替朝廷做事都是这样的啦,能有几个是放在心上的,有权者想方设法的替自己谋利益,无权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混得一日是一日,谁管别人死活。

“行,再多做点吧。只不过要做小一些,如这般大小。”朱呈比划了一下,说道。

两工匠都懵了,其中一人道:“大人,这……还要做多些?而且还这么小?”

他们就不明白了,这大的都买不出去,你做这么小,一只手都捏不住,谁买啊,那做了又有什么用,不是浪费他们的精力么?难不成是这位大人初来乍到,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故意刁难他们?

“有什么问题吗?”朱呈问道。

“不不不,没有问题,大人说啥就是啥。”工匠们还不敢和朱呈对着干,毕竟是庞尚书的人,你说行就行呗,反正也就多花点力气,又不要他们掏钱。

只不过他们心里也是暗里叫苦,这大人年纪太轻了,好像有点幼稚啊,以后还要经常面对这位爷,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本来嘛,谁愿意成天都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浪费时间和精力,吃力不讨好。

朱呈交待完后就离开了铁铺,这地方气味真心难闻,并非是因为铁器的原因,而是缺少清洁的关系。不过朱呈并没有让他们打扫清洁,他能看得出让两人做球就有怨言了,又岂会节外生枝?再说了,这铁铺其实做好了也较少接待客人,多是商户,零售能卖几个钱?守着这么一家有着优良技术支撑的铁铺,做零售?

虽然有官家背景让商人们不太信任,但是没有关系,只要商品做得好,哪有商人不登门的?有钱不赚那也叫商人?如今少有人来,只是利润与风险不成正比,但只要让他们觉得可以冒险,那自然就会趋之若鹜,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朱公子,您这该不会是不满老爷如此安排,所以便破罐子破摔了吧?”

史护卫必然是一直跟着朱呈的,刚看到朱呈的所作所为,觉得这小子多半是乱来。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朱呈哈哈一笑,道:“你说是那就是吧,反正这铁铺也没人在意。”

“也是。”史护卫居然认同,因为他也觉得这铁铺完全没有前途,可老爷却将之交给朱呈打理,显然是对朱呈不满了。

那是当然了,一顿饭吃三千多两银子,换谁都要跳脚啊,老爷这是在敲打这位友人之子呢。

“朱兄!”

朱呈正与史护卫聊着呢,却见到龚扬勋朝他们跑了过来。此处是东市,龚扬勋平日里也多半在此活动,遇到了也不奇怪。

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轻人,估计也是哪家权贵之后,正好奇的打量着朱呈。

“朱兄,你可真是让人好找啊,我可是从庞府过来的,说你来了东市,可没把我累坏了。”龚扬勋抱怨道。

“原来龚兄是专程来找我的,难道你没坐车吗?”

像龚扬勋这种权贵之家,京城里跑个马不是很正常么,更不用说坐马车了。

“坐了啊。”

“坐了还累?”

“难道坐车不累?朱兄此话请恕为兄不敢苟同。”龚扬勋不高兴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朱呈挑了下眉,好家伙,龚扬勋这是什么身体素质啊,虽然说这年代马车也是非常颠簸,坐久了确实累,但是庞府和东市的距离……这也能累?

好吧,朱呈只能说自己理解不了这些权贵的感受。

“成了,朱兄,成了!”

龚扬勋也就抱怨了两句,但转眼就兴奋了起来,拉着朱呈的手又跳又笑。

“什么成了?”

“啧,青楼啊,不是你和我说的么,我出地,你出银子,我那地已经选好了。”龚扬勋呵呵笑道。“不过并非是我家的宅子,我将那宅子卖了,然后又在城东买了一地,地方确实偏了些,不过只要能开青楼就行,你说对吧。”

朱呈之前可是和他说过,不在乎赚不赚钱,那开在哪里有什么区别?他也不在乎啊,他在乎的只是开个青楼自己玩。

“啊?”

朱呈都懵了,尼玛,这怎么可能成?你老爹不是国公爷吗,国公居然会开青楼?这不得被同僚们笑死?朱呈就算做梦也不可能想到,这事他能办成。

“这……你爹让你开青楼?”朱呈是真的不信。

“嘿嘿,我爹只说不能让我用那宅子开青楼,那我就换个地开喽,有何不妥?”龚扬勋一脸得意,这波啊,这波就是天秀。

朱呈真心被这家伙秀懵逼了,他错了,他低估了这些纨绔胡作非为的能耐。把自家宅子卖了,换块地开青楼,这是什么极品,太坑了吧。

“哈哈,我龚兄岂会被一块地难住?”旁边那人看了一眼朱呈,道:“朱兄是吧,我叫洪思远,听说朱呈要出银子给我龚兄开青楼,实乃大手笔啊,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让人刮目相看。”

很明显,这家伙是根本不信世上有如此傻的蠢蛋,出银子给人家开青楼,所以特来见识一番。

朱呈真是有苦说不出,他哪能想到这地还真有着落,之前是谁和他说来着,京城的地有钱都买不到,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