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大鱼

赘婿拜相 当运 1137 字 1个月前

龚扬勋本来听到杨妈妈的话还挺起了胸脯,准备自夸几句,却没有想到朱呈转手就将这份功劳塞给了那些教坊司的姑娘,搞得他好不郁闷,不满的瞪了朱呈一眼。

不过也没说什么,他也没有那么蠢,知道朱呈必有用意。毕竟这杨妈妈可是朱呈亲口承认的“大鱼”,虽然他还不知道为什么是大鱼。

杨妈妈却是心中一动,问道:“朱公子为何如此说?”

“这很简单啊,桌球不过是一项游戏罢了,即便再有吸引力,玩不了几天便会腻味。杨妈妈也是专业人士,自然知道维持他们兴趣最根本的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朱呈笑道。

杨妈妈恍然,点头道:“明白了。”

作为青楼专业人士,杨妈妈当然懂男人,美女和游戏,对于男人来说可能都有吸引力,但是却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无论是再怎么倾国倾城的美女,玩过一段时日也都会厌,想要留住男人的心就必须要一些手段。

也需要一些环境的支持,比如将两者结合。

想到这里,杨妈妈就能知道朱呈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桌球对男人有吸引力,但要维持热度,就需要女人的捧场。因为有美女在场,男人们会玩得更加起劲,这里面便有虚荣心的成份,再加上这桌球其实也是攀比的一种方式,比的是技术,对有了虚荣心的男人们来说那更是无法逃脱其魔力。

“真没想到,朱公子竟也如此专业。”杨妈妈倒是有些意外,这玩得挺高级的啊,相比较起来,她的香园反倒落了下乘,这个倒是可以学习一下。

朱呈摆手道:“小道尔,不足挂齿。倒是杨妈妈以一介女流身份经营香园,这份本事我可是自叹不如。”

“哎哟,朱公子说的奴家都不好意思了。”杨妈妈掩嘴笑道,方才的不满倒是有了些缓解。

人嘛,只要交流,这关系就会递进,交流得多了,就算有些许矛盾也不至于发酵。

不过朱呈的目的可非止于此,继续道:“而且这些姑娘来自于教坊司,这接人待客可都是非常专业的,没有她们,咱们这也不至于如此热闹。”

这话说的杨妈妈心中更加火热了,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道:“教坊司的姑娘对于待客之道可远不如我们香园。”

“哦?”朱呈表示不信。

龚扬勋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抢着道:“这一点杨妈妈说的非常对,教坊司教的是礼仪与曲乐,凡事都是规规矩矩的,有些人还特别笨。就说那个香莲吧,方才没将本少爷气死,说什么都听不懂,跟块木头一样。”

“竟是如此?”朱呈很惊讶。

杨妈妈道:“龚少爷算是说着了,教坊司规矩甚严,而我们香园则不然,教的才真正是待客之道,在这方面,不是奴家自夸,教坊司可差得远着了。”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我见识少,倒是妄言了。只不过,我觉得她们表现得也不错啊。”朱呈道。

“哼,若是换作我们香园的姑娘,表现只会比她们更好。”杨妈妈一脸的不服气,而说到这里,她眨了眨眼睛,看向龚扬勋道:“龚少爷,不知请这些教坊司的姑娘,花费几何?”

“哦,其实也不多,每位……”

“每位给我们二十两银子。”朱呈接口道。

龚扬勋愣了一下,不解的看了一眼朱呈,你在说什么呢,每位给我们二十两银子,你怕是活在梦里吧。不过他也没开口说什么,只觉得朱呈有点吹牛不打草稿了。

杨妈妈也是很诧异,问道:“什么,教坊司给你们银子?”

“有何不妥?”朱呈一脸淡定,道:“杨妈妈你也得看她们服侍的是谁啊,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教坊司的姑娘们想要离开那鬼地方,怕是只有这么一条出路,而这就是一个大好机会,她们不给咱们银子,难道咱们还给她们银子不成?”

“嘶……”杨妈妈倒抽了一口凉气,朱呈说的意思她当然懂,她也知道这就是现实,只不过这有点坏规矩。

这与青楼的运营理念是相矛盾的,虽然说道理是这个道理,对于姑娘们来说,也确实是机会,但是不能这么干啊,如此一来,她们香园算什么?

“杨妈妈怕是想差了。”朱呈看了一眼杨妈妈的表情,笑道:“国公园并非香园,我们这里主打的是桌球游戏,姑娘们只是陪同游玩,负责接待罢了,工作轻松,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所以她们乐意出这银子。可惜啊,教坊司的姑娘对外无法更加深入的陪客,要不然就凭这场面,怕是要被抢疯,如此一来,我们倒出银子也无不可。”

杨妈妈暗里点头,确实如此,如果这些姑娘能陪人过夜,照眼下这情况,真的是会被无数人争相竞抢,那利润可就难以想象了,倒出银子理所应当,这才是应有之事。这是可以看得到的嘛,那球桌边上,姑娘们真的就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男人们眼中都放着光呢。

“呃,两位公子,奴家觉得用教坊司的姑娘,还不如用我们香园的呢。”杨妈妈终于开口了。

朱呈真的把她说动了,若是换成香园的,不但可以陪你打桌球,兴致来了还能让你享受到做为男人的乐趣,可不比教坊司的这些姑娘强得多?教坊司教的东西在这里根本用不上,有个屁用,太浪费这生财之路了。

这边的情况她也是看在眼里,这可都是权贵子弟啊,姑娘们的身价必然也是翻倍的涨,这实在是太诱人了。

“杨妈妈有兴趣?”朱呈显得有些犹豫,道:“不过教坊司那边……”

“我们香园每位出三十两。”杨妈妈忙道,她以为朱呈在考虑银子的事。

朱呈想了想,然后点头道:“也罢,既然杨妈妈开了口,教坊司那边我们再去说道说道,杨妈妈可是熟人,关系那是非比寻常。”

“对对对,朱公子说得太对了!”杨妈妈大喜,现在看朱呈倒是觉得十分可爱。

“每日三十两银子,那就这么定了。”

“什么?每日三十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