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十两如何

赘婿拜相 当运 1099 字 1个月前

诗会结束之后,很多没有办法来参与诗会的人都迫不及待的开始打听又有哪些佳作问世,而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真有几首,而这几首则全部出自于同一人之手。

“朱呈?何许人也?”

“小弟知道,是小国公的好友,那国公园正是出自此人之手。”

“竟是此人,为兄也听说过,但不知其名,没想到竟有如此大才。”

“那是自然,若是无才,又岂能得小国公赏识?”

很快,朱呈的身份就被扒了出来,庞府的宾客,小国公的友人,总之并非什么无名之辈。这是当然的了,能作出这样的诗句,那也绝不是简单的人,大家还不得往死了吹。

因为不吹就没有办法显示自己的见识,人都是这样的,这也是任何除了黑红之外的炒作都必须利用的人性特点。

而朱呈根本就不用炒,因为长公主办的诗会本身就是一个讨论度非常高的舞台,就如后世那些火到爆炸的综艺节目一样,你在这个节目上拿了冠军,不管你是帅是丑,有德无德,吹的人自是大把的有。

更何况这年代没有键盘侠,不容易被带节奏,名声想建立起来其实比朱呈那个年代要容易。当然,这里的名声指的是正面的名声,虽然传播渠道太过局限,但却更容易建立正面形象,不会有那么多的黑子往你身上抹黑,除非有人刻意为之。

还别说,真有。

主要是一些太子党的人,他们当然知道任由朱呈的名声建立起来,会让太子不喜,他们看到了朱呈建立名望的苗头,便立刻出手了,声称那些诗并非朱呈所作,而是事前有人代写。

一时之间,这情况就有点混乱,因为那些文人才子也有风骨,朱呈他们之前看不起,只是因为他无才,但此人却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就那几首诗,短短时间一蹴而就,简直震人心魄,他们也被折服了,变成了朱呈粉。

得罪太子是一回事,但是人家有才这也是事实,可不能任由其抹黑。于是两方便吵起来了,还越吵越热闹,不将对方压下去大有誓不罢休的意思。

当然了,这只是在官员与文人之间争论,普通百姓倒是没什么影响,也懒得关注这种事。就算是那些京城纨绔,也少有理会的,管他什么诗词是否剽窃,与他们何干,每天打打桌球不好么。

国公园的桌球真是越来越火了,而那些教坊司的女子也个个成了女神级别的存在,纨绔们每日见不到她们都茶饭不思,终于有人动用关系将主意打到这些女子身上,顿时教坊司的门槛都被踏破了,搞得教坊司日夜不得清静。

若是影响不大,教坊司也并不难处理,虽然大乾有规定,官员不得嫖官妓,而且还很严格,但这种事哪能禁止得了?教坊司的女子其实是奴隶,比青楼女子地位还不如,只不过因为是官妓,而且都是一些犯官家眷,出身显赫,说出去好听些罢了。

所以她们接客那也是常事,教坊司如果真的如此不通世故,早就被人给拆了,礼部也保不住。但是现在影响太大了,这若松了口,搞不好会当作一桩大案来办,到时候别说那些涉事官员,就连她们教坊司也承不住,肯定是不行的。

想要却又得不到,纨绔们眼睛都红了,甚至开始在国公园当众争吵打架,搞得乌烟瘴气。

“我靠,这都摆在明面上了,杨妈妈居然还忍得住?”

朱呈就不乐意了,杨妈妈在想什么,这肉眼可见的利益居然都不心动。一天一位三十两,这价格看起来高,但是你也不想想,只要当了这陪玩的女子,三十两算得了个屁?都不需要交待,纨绔们都能将这价码炒上去,这能赚多少钱啊。

再这么下去,这钱他都不乐意让杨妈妈赚了。

龚扬勋都忍不住了,每天都来朱呈的面前,声称要将自家的姐姐过来,让姐姐们出去接客,他也可以大赚一笔。但朱呈绝对不会松这个口,老国公发起火来,他就是罪魁祸首,那你是想他死。

千呼万唤,杨妈妈终于来了,这也让朱呈松了口气,你再不来国公园都要乱成一锅粥了,龚扬勋也镇不住啊。

“哎哟,龚少爷,朱公子,几日不见,越来越精神了。”杨妈妈看起来非常兴奋的样子。

龚扬勋自然知道朱呈的打算,毕竟与他说过,也知道就等着杨妈妈这条大鱼上钩呢。果然朱呈没有骗他,真的来了,也是大喜过望,那喜色都掩饰不住,朱呈一看这情况就觉得要糟。

果不其然,龚扬勋开口就是“杨妈妈你总算来了”这句话,朱呈挡都挡不住。

“承蒙龚少爷挂念,奴家倒是没有想到龚少爷会这般惦记。”杨妈妈都飘到开起了龚扬勋的玩笑,这其实是很少见的。

看到龚扬勋又要开口,朱呈连忙道:“不知杨妈妈来此有何贵干?”

“朱公子,妾身的来意你还能不知道么。”杨妈妈掩嘴一笑,道:“最近妾身也听说了,国公园可是热闹得紧,朱公子真是好手段,再这么下去,怕是都没人来我们香园了。”

“杨妈妈说笑了,香园乃东市最大的青楼,如此排面,国公园岂能相比。”朱呈谦虚道。

这话说的有些落龚扬勋的面子,让龚扬勋忍不住皱眉,心中颇为不满。

“朱公子可千万别这么说。”杨妈妈大惊,好家伙,这是要陷害她呀,龚扬勋若不满,肯定是不满她们香园啊,朱呈这心可真够黑的。当下也正色起来,道:“实不相瞒,两位日前的提议奴家有想过,觉得这价格还是高了一些,如若不然,奴家自是求之不得。”

“杨妈妈觉得价高了?”朱呈看出来了,杨妈妈这是看到了眼前国公园的情况,知道他们也想要合作,所以特来砍价的呢。

“正是如此,如此高的价钱,怕是无利可图。这样吧,十两银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