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官威

赘婿拜相 当运 1110 字 1个月前

姜侍郎表情有一些变化,显然他是听说过朱呈的。不过也不奇怪,朱呈最近因为桌球一事确实在权贵圈有些知名度,工部也知道这东西是庞尚书府上一宾客搞出来的,而且庞中原的安排他们也都心中有数,毕竟都是老混子了,哪能不清楚庞中原的用意。

正因如此,工部对于朱呈是最为鄙夷的。任何一个集体都会排外,庞中原想安插一个新人进来,势必会抢老人饭碗,怎么可能会有好态度?真当他们都是善人不成。

所以姜侍郎看到朱呈就感到非常的厌恶,冷声道:“庞尚书让你来的?”

“正是,敢问这位大人是……”

“好说,本官姜同飞,现任工部侍郎。”姜同飞一脸傲娇的道。

一般说工部侍郎那肯定是右侍郎,左侍郎都带个左字,朱呈也心中有数,抱拳道:“原来是姜侍郎,草民参见姜大人。”

“哼哼,草民,哈哈,即知是一介平民,如何敢进这宫门?”姜同飞冷哼道。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朱呈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对方位高权重,朱呈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再说一遍:“草民岂敢,只不过庞老交待,不能不从。”

“你少拿庞尚书来说事。”姜同飞挥了下手,道:“此事由本官负责,勿需庞尚书操心,你还是回去吧。”

看来这位姜侍郎连庞尚书的面子都不给,工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啊。这也正常,哪个部门没个对立的小团体,庞中原在工部未必就是一家独大。

“姜大人此言差矣,庞老既然交待,想必有其深意,姜大人即使心有疑虑,可与庞老相商,而草民只知遵从命令,不敢有丝毫怠慢。”朱呈道。

“大胆!”

姜同飞怒了,这小子居然敢和自己这么说话,意思是只听庞尚书的,而不听他的?就算庞中原比他级别高,但是你这么说话就是不给他脸面,实在可恶。

事实证明,只要看一个人不顺眼,对方连呼吸都是错的,朱呈并不愿意再和这种人有过多的交流,除了给自己找不自在没有别的用处,便拱手道:“草民还要去工作,失陪了。”

“你……”姜同飞脸都绿了,真是不将他看在眼里了,靠上庞中原就敢这么嚣张?

没办法,除非朱呈唯唯诺诺,否则在姜同飞眼中都是嚣张,而朱呈做不到低声下气,那就存在必然的矛盾。所以朱呈也不会再理他,反正自己手上有令牌,谁敢不服?他来此可是有正事的,为了自己的小命,谁理会你一个侍郎高不高兴?他连太后都得罪了,得罪一个侍郎怎么了。

债多不压身,朱呈如今反倒是一身轻松。

“你们这里谁负责?”

既然想要办事有效率,自然要是拿点威严出来,所以刚才他那么对待姜同飞多少也有这方面的考量。毕竟方才姜同飞与他说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关注着这边,看到他连姜同飞都不放在眼里,又哪敢对着干?

于是当下就有人屁颠屁颠的凑上来道:“在下营缮司主事,大人有何吩咐?”

营缮司就是负责宫中营造修缮的,此人是主事,想来这里是他负责没问题了。朱呈点了下头,道:“庞尚书有命,太后寿诞不容怠慢,不许有半分差错,否则到时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是,大人仅管放心。”这位主事连忙道。

“嗯,用心干。”朱呈说了几句废话,分明就是抖官威的,没有半点指示,没什么营养。

主事一脸懵逼的去了,但是对朱呈的敬畏却多了几分,能抖官威就证明必然有背景,更何况他们也知道此人是庞中原的人,哪敢说什么。

朱呈抖官威只是为了自己更方便罢了,至于营缮司怎么去布置长乐宫与他并没有关系。此时招了下手,让那些工匠自去忙碌,按自己的要求设置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现在他无论做什么想必也不会再有人干涉,包括那位姜大人。

庞中原的旗子还是好用的,只要搬出庞中原,就算姜大人不满,也不会干扰他们的工作,也只能生闷气而已。

“哼,此子简直目中无人,王兄,可不能让他来咱们工部。”

姜同飞暂时也拿朱呈没办法,毕竟朱呈都不听他的,他能怎么样,难道还真让人将朱呈给哄走?这就不是他打压朱呈的问题了,而是直接打庞中原的脸,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没办法,只能找同事抱怨,顺便将抵制朱呈的思想贯彻到底。

“姜兄所言极是,此子看上去不可一世,且无礼之至,若进工部,仗着庞大人撑腰,定会搅得乌烟瘴气,工部岂能容得下这等人?”那人当下附和道。

“万一庞大人坚持己见,又当如何?”

“若是如此,自有办法,可安排他一些苦差事,想必庞大人也不能说什么吧。”那人不怀好意的笑道。

姜同飞挑眉,所言甚是啊,既然庞中原一心要将此人塞进工部,他们抗拒不了可以松口,但安排之事就不是庞中原一个人说了算的,到时候他们将朱呈狠狠的安排安排,庞中原难道还能力保不成?那就不合规矩了,你庞中原总不能在工部一手遮天吧。

看这小子如此嚣张的态度,定不会是那种吃得了苦的人,到时自己想要走庞中原怕也拦不住,还不是灰溜溜的滚蛋。

“呵呵,王兄高见。”

这些人的小心思朱呈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如今他可没空考虑这些。

“哇,这里行不行啊?”

朱呈看着那些人丈量选址,他不是专业人士,自然不会指手划脚,只要结果符合他的要求就行。只不过看着这些人选的地方,还是挺悬的,四周太过空旷,希望到时候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工部的技术虽好,但奈何硬件有限,很多想法都无法付诸实践,只能凑合了。而凑合就意味着有失败的可能,无法做到万无一失,朱呈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