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太子送礼

赘婿拜相 当运 1097 字 1个月前

“正是!”

张胜差点跳起来,似乎正在犹豫该如何开口却找不到机会,朱呈却突然给了他一个机会似的。这反应都将朱呈吓了一跳,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就是挺内向的,而且情商有点低。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难怪文阳公主喜欢不起来,虽然朱呈还无法判断他的性情到底如何,但如果所料不差,那两人还真的尿不到一壶去。

“我只是想请教,为何文阳会常与你说话?”张胜一本正经的问道。

“……”朱呈觉得他想的应该不差,这家伙脑子怕是有点问题,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个问题?这让他怎么回答。

不过对方怎么说也是驸马爷,不理好像也不太好,想了想便说道:“可能是因为在下与长公主殿下非亲非故,因此长公主殿下与在下说起话来,也会更轻松些。”

“这是为何?”

朱呈也只是瞎扯,道:“在下也只是猜测,具体为何又如何得知?长公主殿下的心思又岂是他人能够猜透,张大人你说是吧?”

“呃,嗯。”张胜看起来很不满意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听懂朱呈在说什么。

事实上朱呈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初次见面,你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他又能怎么说。而且话题还是此人的老婆,这顾忌太多啊。

随后张胜就走了,连招呼都没和朱呈打,显得有些无礼。不过朱呈也没在意,这个人在他看来就是双商都有点低,并且德行方面好像也不是太好,管他的,这与朱呈无关,只是大概有点明白文阳公主为什么冷落这些驸马爷罢了。

……

内院,皇族齐聚一堂,纷纷给今日的寿星太后送上祝辞,一个个的上前见礼,并献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太后显然心情不错,不管送什么礼,都会夸赞一番。

太后身边还坐着一位看起来近四十岁的男子,而他正是如今大乾的皇帝,成明皇帝。

只见他身着金袍,身材稍有些发福,样貌十分威严,双目有神,看上去就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可见是一个十分严肃的人。即使在太后身边,他依然是这种感觉,可想而知平日里怕是会更甚。

或许这就是王者的气场吧。

“皇祖母,恭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天齐!”

此时,轮到孙辈了,而作为太子,自然是第一个出例。只见他迈着自信的步伐,脸上带着微笑,恭敬的行了个大礼,然后手一挥,道:“这是孙儿给皇祖母备的贺礼,抬上来!”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此礼物非常满意。

其实除了送礼之外,皇族之间并无太多交流,所以现场也只会给人程式化的感觉,只有太后一个人在那里呵呵直笑,其他人虽在笑,但基本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只是比较职业化的微笑罢了。

倒是太子会显得随意一些,相比其他人来说,太后对他也更加满意,因为这样才会有一家人的感觉。

只见几个侍卫抬着一个大箱子近前,倒是引得一众好奇的目光,太后也十分好奇,问道:“瑞儿这是准备的什么礼物呀?”

大乾皇族为武姓,而太子名承德,瑞儿是其小名,太后并不是所有人都称小名的,只有太子。当然这也不是因为太后特别喜欢这位孙儿,只是因为他是太子,所以必须给予区别对待,提醒别人太子只有一个,是受她的庇护。

其实成明皇帝年纪也不算大,儿女普遍都挺小的,也不会有与太子争什么的心思。这只是一个信号罢了,在皇族,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些信号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否则难免会有一些人有特别的想法。

太后虽然不理政事,但在皇家却是极具影响的人物,连当今皇帝都不能忽视她的想法,更何况其他的皇亲国戚。大乾不允许藩王无故来京,哪怕是太后的大寿,所来的也只是离有限的几位,而这几位也都是权位较重的角色,这些人对太子的态度也会影响到朝局,太后也是给他们提个醒。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在给皇帝提醒,因为太后知道,明成皇帝不太喜欢这个太子。她不止一次的说过,既然已立了太子,那就要拿出相应的态度来,如此直率,予国不利,尤其是太子还这么小的情况之下,难保会有一些不服气的人生出异样的心思。

明成皇帝在太子出来的时候就在皱眉,他是真的不喜欢太子,而这件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太后对此也是甚感无奈。对于太后来说,她并没有明显的偏向,她只考虑大的方向。

所以对太子说话,语气更显温柔了些,这也是她经常在人前作出的姿态,让人觉得她非常喜欢这个太子。

而太子自然也是这么认为,和太后说话他也感觉非常亲切,也不会有拘束,这里就好像是他的主场一样。至于明成皇帝,太子倒是很少交流,父子俩皆看对方不顺眼,只不过太子不感表现出来而已。

“皇祖母,这可是孙儿特意在海外寻来的,乃稀世奇珍,觉得唯有皇祖母才能配得上此物,是以特意让人运来京城,献与皇祖母。来人啊,打开!”

有人上前将箱子打开,顿时一道华光映入所有人的眼中,只见其中是黄金雕成的珊瑚,而珊瑚之上,则是镶着一颗硕大无比的珍珠。显然,太子方才说的便是这颗珍珠了,确实够大,即使是见多识广的皇族人员,都惊到了。

这么大的珍珠,绝对罕见,太子这次下了血本啊。

太后眯起眼睛,让人扶着上前看了一眼,随后喜道:“瑞儿有心了,此物皇祖母喜欢,欢喜得紧。”

“皇祖母喜欢就好!”太子非常高兴,这可是他花了不小的代价才弄来的,势必要大出风头,整个皇族怕是没有人比他送的礼物更加贵重。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是太子,谁敢和他比礼物的贵重?他定要力压群雄,以赢得太后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