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太后的人

赘婿拜相 当运 1104 字 1个月前

什么情况,多公公是何许人物,那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在哪里都可以横着走,就算是皇帝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但现在他居然冲着朱呈笑,而且语气竟是如此的谦和温柔,当下将曹司乐和龚扬勋都惊呆了。

“太后说了,因朱公子扰乱长公主诗会,着朱公子于教坊司授以乐理,以示惩戒。”多公公笑着说道,这只是太后口谕,倒也没必要那么严肃。但是这份口谕由多公公亲自出马,也可见其重要性,恐怕任谁都无法忽视。

虽然多公公说是惩戒,但满脸的笑容,而且对朱呈十分亲和,这让朱呈惊愕的同时也理解了他的做法。他在京城没什么身份地位,而且太后说了是惩戒,若没有多公公此时帮衬他一把,教坊司又岂会将他放在眼里,多半只是当他真的是来教坊司进行教育改造的,免不了要恨恨的欺辱他才是。

但多公公这态度便抬了朱呈一手,表示这所谓的惩戒恐怕非同一般,这笑容不是笑给朱呈看的,而是笑给教坊司的人看的。不愧是太后身边的老公公,细节方面做得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朱呈自然要领这个情,忙行礼道:“多谢公公告知。”

“朱公子客气了,若有事可着人入宫报与咱家,咱家自会向太后请示。”多公公又抬了一手,就差没直接说朱呈是太后的人,让其他人都小心着点。

朱呈倒真没想到多公公会做到这种地步,而他猜测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太后对于那云宫迅音太喜欢了,所以多公公也不敢怠慢,才会如此不遗余力。

之前太后告诉朱呈让他来教坊司的时候,朱呈也能想到一些,只是没这么夸张罢了,而现在他更加确定,自己真的可以在教坊司横着走。

朱呈可不是没头脑的白痴,不管是帮那位跪着的女子说话,还是正面硬刚曹司乐,都是因为他知道背后有太后撑腰,他来教坊司太后不可能不给他一定的方便,所以他完全可以压住教坊司的这些人。

但现在见到多公公,他才明白太后是多么看重这仙宫歌舞,若他之后让太后失望的话,下场怕是不会太好看。但无妨,他对此还是有信心的,这东西他随便整都足以惊艳世人。

“多公公,这……这位朱公子……”曹司乐简直不敢相信,此人不就是搭上龚扬勋做买卖的么,她也只知道和长公主有些关系,但也仅仅只是因为龚扬勋罢了,长公主又怎么可能和这种打交道呢。

但现在居然太后下令让朱呈来教坊司教导乐理?她都懵了,朱呈懂乐理?这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居然是太后下令,这是什么概念。

“还要咱家再说一次么?”多公公脸色冷了下来。

曹司乐一惊,忙道:“不敢,只是教坊司事前并不知晓。”

“如今不就知晓了么。”多公公指尘一挥,道:“即日起,不论朱公子有何要求,照做便是。”

说完,再与朱呈寒喧了两句,便扭头走了。朱呈相送,主要是想塞点银子给多公公,而多公公也不客气,照实收下,这让朱呈十分高兴,这证明多公公并非只是因为完成任务来交好于他,莫不是觉得他真的受太后重视?

这倒是一个十分有用的信息,毕竟多公公可是太后跟前的人,他的判断多半是不会有错的。

如今太后让朱呈来教导教坊司乐理,只是因为喜欢那仙宫歌舞,但不代表喜欢朱呈。所以多公公对朱呈私下里的态度可以看出一些事情,方才抬朱呈一手只是方便办事,但私底下收了朱呈的银子,这可就非同寻常了,朱呈岂能不高兴。

“朱兄,什么情况?”

龚扬勋此时觉得应该对朱呈刮目相看了,怎么太后你也勾搭……哦不,你也搭上关系了?就算之前宫中的那场歌舞太后很喜欢,但也犯不着直接把你安排进教坊司吧,这有点离谱啊。

“没什么,只是摊上了个差事罢了。”朱呈平淡的道。

此时那曹司乐凑了上来,冲着朱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奴家方才多有冒犯,实是不知朱大人乃是太后的人,还望恕罪。”

她是非常尴尬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朱呈那般强势。开玩笑,有太后撑腰,能不强势吗,换作她怕要更加嚣张。没办法,她只希望朱呈不要往心里去,就算朱呈真要治他的罪,也没有人敢说什么,谁敢和太后对着干,不要命了么。

刚才人家多公公说什么来着,有事可以传信,自会让太后作主,这句话说明了太多,她岂敢不放低姿态。

朱呈倒也没有想过和她计较什么,有多公公方才的一番话,他都不需要做什么态度上的文章,教坊司他就是可以横着走。此时点了下头,道:“无妨,只是国公园……”

“哦,是是是,自是朱大人说了算。”曹司乐忙道。

龚扬勋乐了,还是朱呈有办法啊,他本来还为这事头疼呢,但是朱呈出马立刻就解决了,顿时浑身轻松。坦白说,龚扬勋虽然与朱呈称兄道弟,但是骨子里还是看不上朱呈的,只不过因为朱呈有利用价值,仅管有些方面让他佩服,但当他兄弟还是朱呈高攀了。

但现在这种感觉淡了,能在教坊司颐指气使,这让人不得不服啊,朱呈这兄弟真没得说。

“既然太后让我教导教坊司乐理,我自是不敢怠慢,只是无论什么事情都得有个规矩。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也没法教,之前我见到教坊司虐待女乐,甚至教而不改,此事你看着办吧。”朱呈道。

“是,奴家明白了。”曹司乐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不由火大,如果不是之前那掌乐得罪了朱呈,又岂会将火气撒在她的头上,当下便出去让人将那掌乐唤了过来。

那掌乐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朱呈送多公公出门之时,她并没瞧见,此时还以为是朱呈在嚼她舌根,心中恨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