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找的就是你

赘婿拜相 当运 1152 字 1个月前

“各位不要着急。”

朱呈伸手向下压了压,让大家少安毋躁,说道:“酒楼如今还只是在试验阶段,虽然效果必然不错,但是具体还需事实来证明,我认为大家可以先观望一番。”

“这还观望什么,我们信得过金玉楼!”

众老板们表示这都不需要考虑了,照这趋势,不可能会出什么意外。

“呵呵,还是保险一些的好。”朱呈笑了笑,道:“况且我对诸位也不够了解,柳州各大布店以及作坊以前可从未接触过,我还需要学习呀。”

老板们这时算是反应过来了,朱呈的意思是,金玉楼的舞台不是你们想上就上的,还得通过考核。这是当然的了,金玉楼如今就是唯一,你没实力,凭什么将这个资源让给你?

“朱小哥,听说这印花布出自周家作坊,而那作坊如今是你说了算吧?”有老板当即开口道。

“正是如此。”

朱呈心道总算是开窍了,本来嘛,他把你们叫来做什么的?难道仅仅只是让你们见识一下他们金玉楼的运作方式吗?当然,这也是一个主要目的,不过更重要的却是为了推销他们作坊的布,要不然也不会全是布商。

所以这个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其他老板们也都意识到了,现在想那么远没用,在周家作坊的布没有打响之前朱呈是什么都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所谓的考核,怕也是借着这些布的销量来进行参考,甄选出更有实力的商家来。

“不知要进货是否可以与朱小哥谈?”

“我主要重心会放在金玉楼这边,若要详谈,可去布坊找黄越黄管事。”朱呈道。

话音刚落,立时老板们纷纷离席,迫不及待的要去周家作坊了。之前朱呈不是说了么,今日午时之后还有一场,看情况多半都是富家公子哥,这些人喜好紧跟潮流,且影响力甚大,若到时他们拿不出这种布,他们店子怕是会声誉陡降。

现在就是抢时间的时候,最好能成为周家布坊唯一合作对象,那这桶金定会赚得盆满钵满。

“你真是为了布坊操尽了心啊。”金胖子全程观看下来,对朱呈无比佩服,不过心中也很酸。

这一套操作看似也没什么,明白之后其实挺简单的,但是事前谁又能想到?在金胖子看来,朱呈搞这些戏也只不过是为了金玉楼的生意罢了,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并非如此,而是想带动更多的产业。

大气啊,这家伙来金玉楼之前什么都不是,为什么会看得如此长远,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只不过这好处都被作坊拿走了,金玉楼怎么办?就只是为了演个戏帮作坊促销?这他可不甘心啊。他请朱呈是为了金玉楼,可不是为了什么周家作坊。

若不是因为朱呈刚说他的重心会放在金玉楼,怕是要爆发了。

“老金你急什么。”朱呈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道:“金玉楼才是重点好么,真正赚钱的时候还没到呢,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哦?”金胖子倒是有些期待,他并不会怀疑朱呈的话,只要这家伙心里有数就行,那他就等着看呗。

……

“如今七日已过,如何是好?”

周家作坊里,黄越等人心急如焚。期限到了啊,这王家岂会轻易放过他们,这若上门催债,真是理由都找不出来,毕竟当时东家可是答应得无比爽快,现在还不上,作坊还能坚持下去么?

他们不是周家人,本应不必太过在意,但是这作坊对于他们来说也有感情了,离了作坊,他们又能去哪里?生计怕是都没有着落啊。

再说了,周家可是豪门大户,虽然这作坊不怎么样,但总算挂着周家的名,就算在外面说是在周家做事,也能得到一众羡慕的目光,他们可不想失去这份装逼的资本。

“东家不是说能还上的么?”

“可是东家都没来过作坊了,怕只是吹牛罢了。”

“唉。”

不靠谱啊,这是真心不靠谱,当日那小子沉稳的气质把黄越都给镇住了,可谁能想到居然比周富贵还要那啥,都不露面的,摊上这种东家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小姐来了!”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大家出门一看,果然见到一个带着帷帽的年轻女子走进了作坊,旁边还跟着阿玲,果然是周家小姐。

其实周若雪以前也来过作坊,作坊相比酒楼来说地处偏僻,不能算是抛头露面。她连酒楼都去得,作坊自然也去得,只不过作坊一直都是周富贵打理,她并没有任何兴趣,也不可能插手,来的极少罢了。

她终究还是不放心,反正闲在家也无事,过来看看,至少相比周府,离这里太近了,出入也方便。

黄越等人忙上前见礼,太好了,那小子不靠谱,但好在小姐来了,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东家啊。本来嘛,那小子不过是个赘婿而已,能代表周家么?不能,只是因为他是男人所以才出面而已。

“免礼。”周若雪优雅的抬了下手,道:“情况如何?”

以前她不会过问作坊的任何事,但现在这作坊怕是要成为大房的经济来源了,不能不管啊。

黄越便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虽说他怕吓跑周若雪还是有所保留,但听起来依然凄惨得不行,听的周若雪只是摇头叹气。

事情到了这一步没有可以缓和的余地了,朱呈将话都说死了,若王家上门,唯有拿钱往里面填,怕是还要求助于老爷子那边,实在是无颜以对。

“大家不必焦急,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周若雪只能如此安慰。

“是,小姐说的是……咦,你们是谁,此处不让进!”

黄越正说着呢,却突然发现一批人往里面涌,心中顿时一惊,怕不是收账的来了。不过看这样子也不像啊,一个个穿着打扮倒像一群商人。

“哪位是黄越黄管事?”当先几个冲进来的立刻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黄越一头雾水,心中也十分忐忑,原来是找他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道:“我就是。”

“哈哈,太好了,找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