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罪不可赦

赘婿拜相 当运 1087 字 3个月前

周富贵如此肯定周若雪是完璧之身,就是因为他不认为周若雪能接受朱呈这种出身低下的人物,怎么也是他们周府的小姐,如何可能看得上一个下人?上次也只是因为被逼的,不得已而暂且隐忍罢了。

甚至他都没有想过周若雪会站出来拆他的台,因为他觉得周若雪就算以前和朱呈经常鬼混,也不可能接受朱呈是自己夫君这种身份,他现在拆穿朱呈也是为了周若雪好,虽然名声上有些不好听,但还可以再嫁人嘛。

可周若雪却是和他干上了,这让他非常生气。

既然周若雪不识好歹,那他也就不客气了,反正到了这份上,他一定要把朱呈踩死,剧本必须按照他想象中的来。

“放屁,你放屁!”

周顺快气死了,他真没想到周富贵竟如此恶毒,这是想让他家破人亡吗?他和二房一直不对付,但却也没有产生过那种深仇大恨的感觉,毕竟都是一家人,但此次他实在是恨到心底里去了,真想一巴掌抽死周富贵,这种侄儿留着干嘛?

“若雪早与朱呈同房,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周顺喝道,这种事情他都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但是周富贵太可恨了,这都是被逼的。

“哈哈,大伯还是太单纯,这女人是否完璧,相信在场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周富贵一脸自信的道。

当即一些花丛老手们连连点头,他们也认为这周若雪就是没开过苞的,而且还议论纷纷。总之要么周富贵说的是真的,要么就是朱呈某方面的能力有点小问题。

周若雪这下懵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因为这是事实,她确实与朱呈未行过房,虽然同处一个屋檐下,却是井水不犯河水。

周富贵这一句话可相当的毒,让周若雪毫无招架之力。

不过此时,她突然感觉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是朱呈,只见朱呈冲她微微一笑,示意她安心,然后朗声道:“二哥,原本一直以为你也算是阅女无数,想不到竟如此没见识,你再仔细看看,若雪她是否完璧?”

“你说什么?”周富贵愣了下。

“不仅是你,我夫人就在此处,大家伙也都看得到,该不会有人也和我二哥一样,连这点阅历都没有吧。”

朱呈的声音充满了自信,而这也让很多人开始摇摆不定了,当即就有一些富家少爷表示周若雪绝非完璧,他们以人格担保。

关于是否能从外观上看出一个女子是不是处的问题,不仅是这年代,就算在朱呈那个年代也是众说纷纭,一些人甚至信誓旦旦的罗列出各种特征,什么大腿呀,眼神啊,体味呀之类的,传得神乎其神,很多人也是坚信不疑,甚至一些“专家”还以此为业,恨不得出一本书来放入教程。

但是朱呈很清楚,无论是从医学上,还是他这个黑窝子专业出身的权威人士从各方面分析,那些说法都是纯粹拿来装逼的,没有半点科学依据,也更不是什么经验之谈。

外表是绝对看不出来的,哪怕是对男女之事的反应上,也是因人而异,无法做出准确判断。当然,经验之谈肯定是有的,但是也要在交流之后,当然不是指那方面的交流,唯有如此才大致上能做出判断。

但这是心理学范畴,那是另一回事了,女性生理上除了某个部位之外,任何地方不会因为是否为处有任何区别,这是朱呈曾经亲自与一位妇科医生讨教后得到的结论,所以他十分确定。

周富贵纯属在这里扯淡,关键是他这话有非常强的诱导性,会让一些人为了显示自己阅历丰富,从而站到他的那一边。而这种事朱呈当然不能允许,那他也要诱导一下。

群众嘛,都是没有立场的墙头草,我说你没阅历,你承不承认嘛?不承认?那就顺着我的意思来吧。

包括周富贵。

朱呈说的如此信誓旦旦,周富贵也吃不准了,好家伙,这两人莫非真搞到一起去了?难怪周若雪要站出来反对他,原来你们蛇鼠一窝啊,果然是狗男女。

而周富贵这一犹豫,也让众人更坚信朱呈的话,当下一些摇摆不定的人纷纷表示自己一眼就看出周若雪已是妇人云云,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眼光有多毒。

周若雪则是脸红得像个小苹果,暗里瞥了朱呈一眼,这个家伙竟能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这些事情,看起来像个花丛老手一般,不过她却是知道,朱呈这辈子是没有机会接触什么女人的,这个人真心让人看不透。

代王都被现场的氛围带动了,也连连点头道:“本王早就看出来了,这周家少爷纯属胡说八道。哼,竟然在外肆意诬蔑自家妹妹,此等屑小之辈,本王还是第一次见。”

这年头的家族观念非常受重视的,哪怕你封候拜相,若对家族人不好,则有可能声败名裂。所以裙带关系反而是让人称赞的,若是嫡亲之间还是相互坑害,那真是罪不可赦。

周富贵此时也急了,因为这情况已经不受他控制了,他有点后悔,为什么会走这一步棋,好像过于冲动了。本来嘛,他若只是想打压一下朱呈,倒也没什么大事,朱呈也不致于和他一般见识,毕竟身份摆在这里。

但是周富贵却急于求成,而且想法幼稚,本身就不占理,这别说朱呈不能忍,一些道德君子也忍不了啊。你针对朱呈还有理可说,但如今你诬蔑你亲妹妹,那就是作死了。

“你们……不可能,若雪怎会和你这个下人做那苟且之事?本少爷不信!”周富贵看起来情绪十分激动。

好家伙,这都算是直接开骂了,此时就算是纯看热闹的那些人,也对周富贵开始厌恶了起来,人家父亲和女儿都承认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却不承认,有你什么事啊?你毕竟只是个同辈,还轮不到你说话吧,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