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老爷子怒了

赘婿拜相 当运 1127 字 3个月前

周富贵明知此次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带着周安慌忙逃走,身后骂声一片,别提多尴尬了。

他此时后悔的要死,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这与他的预想相差了老远,不应该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想到此,他就痛恨起了周安,若不是周安出的馊主意,他又岂会丢丑?

嘭。

大街上,周富贵就一脚将周安踢翻在地,喝道:“都是你这个混帐东西,若不是你乱出主意,怎会如此?”

周安都傻了,大哥,你怪我?他只是让你欺负一下朱呈,可没让你逮着别人的身份往死里整啊,这能有什么好结果吗?再怎么样朱呈名义上也是周家赘婿,你不要脸,周老太爷也要脸啊,你就没想过后果?

好家伙,到头来搞砸了就往他身上推,其实这一点周安早就想到了,还好朱呈如今没事,否则他死得更惨。但即使如此,这个锅他背了也是惨到家,周府怕是都呆不下去了。

但是不在周府他又能去哪,他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哼,此事全都是你的错,本少爷就是听信了你这小人的鬼话!”周富贵还不解恨,一边踹一边骂,路上行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都停下脚步看热闹,周安的脸面这算是彻底丢干净了。

周富贵打了周安一顿,总算是稍稍出了些气,不过他也明白,此事绝对不能让老爷子知道,要不然就算他能推到周安身上,怕是也要被臭骂一顿。如今老爷子已经对他很不满意了,不能再造成更坏的印象。

只不过这事捂得住吗?周富贵感觉这不太可能,老爷子消息其实还是很灵通的,此次他在金玉楼搞出这么大事,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啊。

不行,得先回去在老爷子那里安排一下,要不然等老爷子爆炸那就不好收拾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叫辆车来,本少爷要回府。”周富贵又踹了周安一脚。

“是是是。”

周安连忙爬了起来,没办法啊,他还指着周富贵吃饭,也不敢还嘴,下人就是下人,哪有什么尊严可言。若能做到朱呈那般,怕是做梦都要笑醒。

周富贵匆匆忙忙的回到府上,连忙找到了老爷子,又开始了他的表演。

“大爷爷,我不活啦,若雪和那个姓朱的联合起来欺负孙儿!”

周富贵来到观景苑,一把抱住了老爷子的大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老爷子真是感觉头大,耐着性子道:“又怎么了?”

“大爷爷,孙儿被欺负了。”周富贵抹了两把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道:“若雪和那小子……姓朱的,当着外人的面说孙儿诬陷他们,害得孙儿被人骂,害孙儿丢脸,同时也害咱们周家丢脸,他们丝毫不顾咱们周家的脸面,实在可恶。”

“丢脸?丢什么脸?”

老爷子对家族声誉的事情非常的敏感,一听这话立时一惊,也不管周富贵的话是真是假,就要追问个明白。

“孙儿在外被人当作小人一般辱骂,这还不够丢脸吗?”

“老夫是问为了何事!”

“为了……”周富贵也知道逃不掉,便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必然是添油加醋的,只说自己只是想去看一次最强琴音,但是那朱呈却多番嘲讽,说他不是管理望江楼吗,居然好意思来这金玉楼云云。

总之就是将朱呈说成一个小人得志的模样,然后自己十分委屈,便说了朱呈两句,但周若雪却又跑了出来帮着朱呈一起欺负他,害得外人以为是他对家族同胞太过苛刻,便开始针对。

“岂有此理!”

老爷子怒了,这些后辈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整个金玉楼的客人都骂你?”老爷子咬着牙道。

“可不是吗,那朱呈打理金玉楼,可是和那些人都混熟了,他们都帮着朱呈来欺负孙儿。”周富贵说着,倒是挤出了一滴眼泪,可真是难为他了。

老爷子脸色铁青,不论周富贵说的是真是假,那朱呈依然让他火大,周富贵怎么说都是家中少爷,别说你一个下人,就算你是赘婿,也不能不分尊卑啊,让周富贵当众出丑,这丢的可是家族的脸面,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之前他还开始欣赏朱呈,但此时对朱呈的印象又变差了。

“若真是如此,老夫自会替你做主,先去休息吧。”老爷子此时气得都不想说话了,这个家什么时候才能安宁啊。

周富贵十分得意,还是自己机灵,率先给老爷子这里做了个铺垫,到时候就算老爷子听到外面的什么风言风语,也不至于对自己发太大的火,这就足够了。到时候实在不行,再推到周安身上,就没他什么事了。

完美。

……

果不其然,当今天的最强琴音结束之后,关于周贵富闹出的那档子事很快就传开了,外面那是骂声一片,快将周富贵骂成天底下少有的恶人。而此事老爷子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只不过因为周富贵先告了状,所以他的印象也固定了,对此事的态度依然不会有多少变化。

周家的声誉不能被诋毁,谁犯的错谁就要弥补,所以老爷子当即让人找朱呈来府上,他要当面训斥。

朱呈来到周府,此次倒不是送银子来的,老爷子相请,不敢不来啊。只是朱呈也能猜到,老爷子请他来多半没什么好事,周富贵肯定是得到了老爷子的原谅,要么就是在老爷子面前颠倒事非,要么就是装可怜,使得老爷子让他去善后。

若是真要处置周富贵,也不至于请他来了,朱呈还是能认清现实的,他的身份还入不了老爷子的眼。

“你见了老爷千万不要顶嘴,老爷如今正在气头上呢。”小婷带着朱呈去观景苑,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声。

朱呈心中暗笑,看来这小婷果然还是想投靠他,这当然不是坏事,他此次来府上还得需要小婷帮忙呢。

“多谢了,回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朱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