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找大人要

赘婿拜相 当运 1125 字 1个月前

杨妈妈惊了,一天一位三十两,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也太离谱了吧。

就连龚扬勋也惊呆了,好家伙,让人家杨妈妈倒出银子这就已经不可思议了,现在居然还说一天三十两,抢钱也不是这么抢的,他都听不下去了。

“朱公子,这……这也太过了吧。”杨妈妈觉得这无法接受,虽然她也知道姑娘们在这国公园身价会涨,也会给她带来不小的收益,但是这代价太大了。

“既如此,那便算了,当我没说过。”朱呈哈哈一笑,然后转移了话题,好像真的不是很在乎,而且也没有和杨妈妈商量的态度。

龚扬勋有些忍不住,人家都愿意出银子借姑娘,这种好事上哪去找,干嘛不接受啊?如果是他当场就拍板了,朱呈这操作他都看不懂,也理解不了。

不过他也知道朱呈是故意的,也不打算拆朱呈的台,就是这心里难受得紧,这到口的肥肉咋就这么溜掉了呢。

杨妈妈没有心思与两人多聊,说了几句就托称有事离开了,而她一走,龚扬勋就一把拉住了朱呈,迫不及待的道:“朱兄,你在做什么啊?不是说这是一条大鱼么,这都上钩了,你又放回了水里?”

“不错啊,都会用这样的比喻了,颇有文采。”朱呈赞了一句。

“那是,我龚某人自是文采不俗。”龚扬勋得意了一会,但很快又苦起了脸:“朱兄,你到底意欲何为?”

说他两句都开始喘上了,朱呈觉得这家伙还挺有意思,笑道:“放心,这条大鱼既然上了钩,就跑不掉了。再说一天三十两很多么,这不就是小钱吗。”

“对于朱兄来说确实是小钱,但是就算每位三十两,不算一日,可也不少啊。”龚扬勋都眼红了,虽然他从来没有赚过钱,但却未必没有金钱概念,若是朱呈答应了,这就是他赚的第一桶金,回去可以在老爹面前吹一年。

“急什么,这钱她一定会出的。”朱呈笑得十分自信。

龚扬勋倒是没有这么乐观,每日三十两的话,若换作是他,肯定是不会出的,这都不用去想。不过他也真是佩服朱呈,是怎么想到让杨妈妈出银子的呢,他之前差点就说这些教坊司的姑娘是他出钱借的了。

凭什么他找姑娘就要花银子,而朱呈找姑娘却有人倒贴银子?这也太不公平了,问题出在哪里呢。

嗯,有机会要向朱呈请教请教。

……

刘东来对此事非常上心,很快就开始对国公园进行施工,一切事宜皆由刘东来负责。而朱呈则是悠闲得很,没事到处逛逛,顺便打听一下他身世的情况,不过却并无所获。

他之前猜测自己或许与某个大官有关系,但是有意去打听关于那金坠上的纹饰图案,也没找到线索,这就很奇怪。因为在他想来,庞中原看到这个金坠就确定了他的身份,所以这金坠应该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东西,可居然没人知道。

莫非是他想错了,庞中原带他来京城其实并不在于他的身份?所以他也并非与某个大官有牵扯?但这不应该啊,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可能。

或许是平民圈子里并不熟悉吧,倒是有空可以问问龚扬勋。

而与此同时,文阳公主的诗会也筹备得差不多了。

“什么,你也要去参加诗会,还是媛儿相邀?”

庞中原听到朱呈说起诗会的事情,立马瞪起了眼:“这如何能行?”

“有何不可?”朱呈有点懵,你管天管地,还管老子拉屎放屁?参加诗会怎么了,又不是你家办的。

“你一介商人,与那种地方格格不入,你去了岂不惹人笑话?”庞中原道。

“庞大人或许忘了,我在柳州可是享有才子之名的。”

庞中原这才想起来,李元曾和他说过,朱呈的才学甚至连自己都要佩服。还有望江楼前那幅对联,也是李元与朱呈的手笔,足可见这小子颇有才气。只不过越是了解朱呈,他越觉得这小子并非是个读书人,也就忘了这事。

“可是……媛儿为何要邀请你?”庞中原皱眉。

朱呈算是听明白了,搞了半天你是觉得我在勾引你女儿?你想多了吧,他对庞媛还真没兴趣,再说两人已是兄妹相称,怎么会搞到一起去?当然了,他之前考虑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接触了庞媛之后也表示理解,只是还是认为庞中原太过敏感。

“事实上是长公主相邀。”朱呈改口道。

“哼,长公主如何会邀请你?”庞中原不信。

“呵呵,庞大人这未免太看轻我了,长公主对我可好着呢,上次小国公的开业庆典,长公主就是应我的邀约而来,此次我投桃报李,去赴她的约,也算是礼尚往来。”朱呈道。

庞中原倒是有些信了,这小子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这才来京城多久啊,就和小国公还有长公主攀上了交情。也罢,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便道:“那好,你便去吧,只是记住,行事切不可乱来,别给我庞府丢人。”

没办法,现在外面都认为朱呈是他们庞府的人,他也不好解释什么。

“那送礼之事怎么办?”朱呈道。

庞中原这下是真的怒了,喝道:“好小子,你现在赚钱比老夫要多,还想伸手想老夫要?”

上次给朱呈银子的事他是越想越气,可这小子居然还贪心不足,还想放他的血,简直岂有此理。

“不是大人您说这些银子不够用了,便来找大人么?原来大人说话不算话啊。”朱呈一脸失望的表情。

庞中原忍着怒火,咬牙道:“那你用光了吗?”

“嘿嘿,大人给的那点银子,当天就用光了。”朱呈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道。

“你……”

庞中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人真是无耻至极啊,他现在都有些后悔将朱呈带来京城了。罢了,不就一件礼物么,算得了个屁,说道:“回头我与你挑一件。”

“那就多谢大人了。”朱呈忙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