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坑太大了

赘婿拜相 当运 1121 字 1个月前

“太子殿下,这边请!”

昌奉华迎着太子殿下进府,已然充当起了向导的职责,十分自然的将太子引向朱呈与庞媛所在的小亭方向。

他为了这一刻都顾不上吃相难看可能会有损他的声名,但是无所谓,他现在只想着让朱呈吃不了兜着走,毕竟不找回这个场子,他就无法甘心,一个恶心的买卖人罢了,也敢落他的面子。

朱呈远远的看到这位太子殿下,也觉得此人年纪实在太小了些,让他有些诧异。之前倒是没打听过这些事情,此时看到太子往他这个方向来了,也觉得很无奈,没办法,只能起身行礼。

“咦,媛儿姐!”

太子很快就发现了庞媛,顿时眼中放光,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来,道:“媛儿姐,想不到你真来了,本宫还以为你不会参加呢,姑姑诚不欺我。”

庞媛脸色稍微有些难看,不过很快就露出笑容,冲太子行了一礼,道:“此次是陪同我呈哥哥来的。”

朱呈眉头一皱,庞媛这是什么情况,是要给太子介绍他?刚说了别太高调,现在这氛围庞媛不可能看不出来吧,每个人的注意力全在太子身上,若此时向太子引见,定会招来他人嫉恨,到时候指不定会变着法的让他出丑,刚才不是说了不要高调的么。

“呈哥哥?”太子愣了一下。

昌奉华之前十分失望,因为带着太子来到这小亭时,便看到朱呈与庞媛分开而坐,并无那般亲密举动,还觉得这事黄了呢。但此时心中不由大喜,还是有机会的,便忙上前道:“太子殿下,就是这位朱呈朱公子,据说在京城做点小买卖。”

好家伙,这话说的已经十分不委婉了,任谁都能听得出来是故意奚落朱呈的。不过昌奉华这言论虽让人不耻,但也并没有人反感,因为大家也早就看朱呈不顺眼了,你什么身份啊,凭什么参加诗会?

就算是认识朱呈,甚至在国公园还挺佩服朱呈的人,也同样会有这种想法。

朱呈看了昌奉华一眼,此人之前在府门口上窜下跳,差点让他下不来台,他还没有算账呢,现在居然还变本加厉。可以,这小子他记住了,走着瞧。

“做点小买卖?”太子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他年纪小,又是太子,对于事物的看法自然全部都是来自于别人,而世人对于商人是个什么态度已不需多说,他自然也会认为商人都是一些卑鄙无耻且低贱之人,怎么可能会有好印象。

这种人凭什么来诗会,更重要的是,居然让庞媛叫其呈哥哥。

其实他刚才见到庞媛的时候,就对朱呈不满了,这是哪位啊,竟然和庞媛对面而坐,他都没有多少这样的机会。更何况庞媛居然还称他为什么“呈哥哥”,什么嘛,就没有听过庞媛这么称呼自己的,更是酸。

再加上昌奉华这么一介绍,顿时恶到了极致。

“你叫朱呈?”太子的语气很冷。

朱呈暗里叹了口气,他都还没有与太子攀点交情呢,这就被讨厌了,真是倒霉啊。这对他来说也是面临一个难题,这种状态是肯定不行的,这位来头太大了,他眼下的生命危险都还没有解除,哪敢得罪这种人物,得想办法解决才是。

“回殿下,正是。”朱呈行了一礼,回道。

“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太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朱呈的厌恶,说话那是相当直接。

不过小孩子嘛,也是理所当然的,朱呈也不会与他生气,不过也不再多话,毕竟现在这情况,他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嫌恶,还不如闭口。

“媛儿姐,你怎的与此种人相熟?还叫他哥,他也配?”太子非常不满。

庞媛脸色微寒,道:“我与呈哥哥相熟,此乃事实,太子殿下何必如此。”

朱呈看了庞媛一眼,此时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了,这庞媛的表情虽然不满,但却又含着一丝无奈,而这种无奈好像也并不是因为太子嫌恶他的原因。

以庞媛的聪明而言,要应付太子应该不难,所以这种语气以及这种态度就颇有些违和,再联想到之前,朱呈又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太子分明就是喜欢庞媛,而庞媛对于这种喜欢很无奈,拉着他来参加诗会是想借他拦下太子?

日哦,这个坑也未免挖得太大了!

之前朱呈还对庞媛有些感动呢,现在好了,这小妮子是想害死他啊,这也太坑了吧,这小妮子怎会有如此恶毒的心思?

“哼,本宫不许!”太子的霸气那也是从小养成的。

庞媛咬了下牙,看了一眼朱呈,发现朱呈眼神有些冷,立时心中一惊,方才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看着朱呈呈现出了一种呆傻状态。

而这落在太子眼中,更是生气,便道:“媛儿姐,以后不许你与此人来往,否则本宫……本宫……总之,本宫不许!”

小孩子怕是都这脾气,而太子这年纪也只会凭喜好做事,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会不会被对方讨厌。

不过朱呈此时的心思倒并没有放在太子的身上,而是看着庞媛,他发现自己好像也忽略了一个问题。庞媛虽然聪明,但其实也是个孩子,有些事情可能并不会考虑的那么全面。

此时庞媛这种呆傻状态在朱呈看来,好像是因为突然醒悟过来一般,或许这小妮子事前只是想着借他挡箭,而并没有想到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

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庞媛提出朱呈来诗会是什么时候,那时朱呈才刚进庞府,谈不上任何交情,她凭什么会为朱呈考虑得那么细致,多只是替自己着想而已。

所以此时这种状态倒是让朱呈稍稍消了些气。

但不管怎么说,坑确实挖得太大了,这是有多看得起他啊,想让太子不恨他都不可能,这还真是个天大的难题。

“太子莅临,本宫迎接来迟,还望太子不要介怀。”

正在此时,文阳公主缓缓行来,也看到了庞媛发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