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孤独

赘婿拜相 当运 1108 字 1个月前

“姑姑怎如此客气,倒是显得生分了。”

看到文阳公主,太子的脸色好看了些,对这个姑姑他还是很尊敬的,因为小时候都是姑姑带着他玩,也教了他很多东西,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太多概念,但亲近感是少不了的。

双方互相见礼,太子的地位自是不用说,长公主作为长辈也是要行礼的,而太子则执晚辈礼。

此时庞媛的情绪倒是缓和了些,看着朱呈眼神中露出内疚之色,自己也颇为沮丧。她确实是想让朱呈替她挡箭来着,可以说在朱呈进庞府之时,她就打着这个主意。

而这个想法一旦生起,就打不住了,她这段时间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是在这一刻,她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了,之前并没有这种感觉,但看到朱呈那冷漠的眼神,她整颗心都如坠冰窟,呼吸都似乎要停止了。

她这个发呆可不是演的,只有一种“我到底在干嘛”的感觉。她不是蠢人,事先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只不过之前她并不会太在意朱呈的感受,可是临到事头上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在意的。

人很多时候都是如此,昨天决定的事情,今天按照昨天的想法去做了,但却发现并没有昨天所想的那么兴奋和满足,反而后悔不已。只是因为对人对事的看法变得不同了,想法也会不太一样,更重要的是,很多事情你未必意识得到,只有当事情来临的时候,才会后知后觉。

按庞媛之前的计划,今天是必然要借着朱呈来刺激太子的,但此时她却继续不下去了,只是低着脑袋,脸色发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朱呈当然不可能原谅她,因为她已经把他给坑了,此时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但是对庞媛他觉得还是敬而远之的好,这姑娘很聪明,也比较心细,但是好像做事不太顾及后果,这种人要么不犯事,一犯事就必然惊天动地。

听说庞媛的娇蛮之名京城无人不知,而朱呈接触她这段时间来看,她并不是一个娇蛮的人,可能正是因为有时候不顾后果的行事,才会有那么几件让人震惊的代表作,成就了她的娇蛮之名吧。

“姑姑,你为何请这等人来此?”太子指着朱呈,有些不满的道。

文阳公主看到这情况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她很好奇庞媛此时的情绪,这到底是怎么了?把她搞得也有点懵,但不管怎样,太子的心情她还是要顾及的,毕竟太子是她最亲的人。

“太子可千万不要小看朱公子,此人有大才,太子日后便知。”文阳公主道,也表示这是她请朱呈的原因,让太子不要因此生恶。

“我怎么看不出来?”太子嘟起嘴,满脸的不相信,他也就是个孩子。

不过很显然,他依然看朱呈不爽,若不是有文阳公主替此人说话,他肯定要发飙的。

昌奉华在一旁冷笑,大才?长公主怕是没什么见识,此人他从未见过,若真是有大才,他至少应该有所耳闻才是,这种货色也配称才子?和他一比,那算是个什么东西。

“等会便让你出丑!”

昌奉华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是要踩朱呈,此次乃诗会,诗词才是重中之重,不过一个买卖人,他想怎么踩就怎么踩,定要让朱呈无颜羞愤至死。

太子被文阳公主请去喝茶闲聊,庞媛作陪,朱呈自然不可能跟过去,他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身份。此时扭头看到昌奉华对冲着自己冷笑,也抱以阳光的一笑。

这家伙看起来还想找他麻烦,也行,尽管来,他倒要看看你有何手段。

不过这都只是顺带的,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查自己的身份,只不过这里的人似乎都看不上他,这让他行动有些不便,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

可惜龚扬勋今天没来,长公主那天还请了他来着,但这家伙也不知道躲哪去了,要不然有龚扬勋帮衬着,他至少不会像如今这么尴尬。

朱呈显得很孤独,独自找了个地方坐着,而他所在的地方,方圆十米之内皆无一人,大家都刻意的躲着他。这也难怪,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被太子恶了,得罪了太子,谁敢和他走得太近?更何况他也惹人鄙视,如瘟疫一般。

不过倒是也有人在一直注意着他,朱呈也发现了,是那位淑阳公主。

这小姑娘不论他走到哪里,都隔着老远跟着他,纯真的小脸上满是好奇的表情。说起来这小姑娘的模样那也是没话说,和文阳公主有些像,出落得十分水灵,虽然她比庞媛或是周若雪也小不了多少,但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差一岁在外表上可就差得太多了,真就是一个小女娃。

朱呈反正闲着没事,便干脆朝着她走了过去,来到了她的面前。

淑阳显得很紧张,刚才还想着扭头跑呢,但又似觉得这样不太好,便没动,只是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身体也在微微发抖。

“草民见过淑阳公主。”朱呈来到她面前,行了一礼。

这位也是庞媛的姑姑,虽然年纪小,但辈份高,庞媛叫她呈哥哥,说起来岂不是辈份比他还高?应该不至于吧,各论各的好了。

“朱公子。”淑阳回了一礼,毕竟是宫里出身的人,礼仪上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她给朱呈行礼却是让很多人感到不满。

淑阳公主什么身份,凭什么给朱呈这种人行礼啊,事实上淑阳可并没有向他们行过礼,这对比就太让人心酸了。尤其是昌奉华,他可是一直盯着朱呈,此时看到这一幕快把他气炸了。

凭什么啊,长公主对其礼遇,连淑阳公主也是如此,此人不过脸长得好看点罢了,能有什么能耐?这更加坚定了他要让朱呈出丑的念想。

“淑阳公主不去与长公主殿下喝茶么?”朱呈问道,那边太子和长公主都在,淑阳公主一个人到处跑好像不是太合适。

“我不喜欢喝茶。”淑阳公主只将朱呈这句话当作一个正常的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