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红天兽

牧龙师 1833 字 5个月前

令狐玲这才出手,她施展出与祝明朗之前一样的叠重剑法,它将自己所能够控制的两百多柄飞剑释放,很快两百多柄飞剑在叠重之下变成了上千柄!

飞剑如长虹贯日,朝着那凋零不已的魁龙老树飞去,将它的主躯干给刺得千疮百孔。

“嗷!!!!!”

魁龙神树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鸣惨叫,厚重的躯体终于倒了下来,那些光秃秃的枝干迅速的失去了活力,宛若彻底死去了的老松,干瘪干瘪。

不得不说,这魁龙神树的尸体是最为壮观的,那些庞大的树枝便相当于一头头万年苍龙,树冠之处更似狂蟒巢穴,一旦死去便铺满了这两座崖桥,感觉像是端了一个蛇龙巢穴。

“厉害厉害,换做是我至少需要两剑才可以结果了这老树魔。”祝明朗赞叹了一番。

令狐玲的剑法确实了得,花里胡哨不说,还威力惊人,能兼顾剑法美感与剑法肃杀。

令狐玲却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祝明朗。

她觉得祝明朗的称赞中其实带着几分虚情假意。

从自己送给他剑法到现在,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是按照龙门内来计算的,一个人悟性得高到什么程度可以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掌握玉衡星宫的天阶剑法!

这悟性放在玉衡星宫也是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比较讽刺的是,对方还是一名牧龙师,非正正经经的剑修!

“你来自哪个剑宫?”令狐玲问道。

“遥山剑宗。”

“没听过。”令狐玲说道。

“小门小派,和浩瀚的星辰世界相比,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名声的,我之所以如此出类拔萃,全凭个人天赋与努力,和宗门关系不是很大,倒是你们玉衡星宫一直都是剑修的圣地,有机会一定到你们玉衡星宫中学习学习。”祝明朗说道。

令狐玲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了,谦虚的神明很多,像祝明朗这样脸皮比老树皮还厚的着实少见。

“可惜了,我们玉衡星宫一向只接受女弟子,即便是交流也不是很待见男性道友。”令狐玲说道。

“……”祝明朗嗅到了一股异常熟悉的味道。

这不就是缈山剑宗那些清心寡欲的剑姑们吗!

难怪天枢神疆的那些神下组织都不敢对缈国与缈山剑宗有任何的歪心思,原来缈山剑宗的背后就是这玉衡星宫啊。

缈山剑宗完完全全秉承了玉衡星宫的优良传统,重女轻男!

“不知你们星宫在天枢可有神下组织?”祝明朗问道。

“我们神下组织不多,而且不喜欢在一些已经有神明信仰之地分出山门,像你这般的神明想来也不会留意。”令狐玲说道。

“那就更对了!”祝明朗道。

“你说什么?”令狐玲有些不明白祝明朗要表达的,但回想起祝明朗使用过的一些飞剑剑术,她也禁不住好奇道,“你施展的某些剑法,倒是与我们星宫的飞剑流派很是相似,莫非你是从我们星宫的一些外宫门中习得?”

“是,不瞒姑娘,我来自一座刚刚与天枢接壤的星陆……”祝明朗也不介意告诉令狐玲自己的来处。

星陆与星陆之间存在着阻隔,在未接壤之前即便是修为极高的神明要降临,都会像雀狼神一样被压制大量的神力。

所以在龙门中,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寻仇。

当然,要小心的主要还是华仇这种生活在一片世界的神明。

一旁吴肖也在听着,听完祝明朗关于极庭的陈述,他却撇了撇嘴,完全不相信祝明朗的这些鬼话,而且直言道:“没有一句话能信的,你若不是来自月耀、日冕辉煌级的神陆,我现在就从这崖口处跳下去摔一个粉身碎骨,别装了好不好,你说的这些,多半是你遨游万界时,故意放低姿态体验凡间生活的故事……”

“祝公子,我们也不算陌生了,你依旧这般处处提防、言不由衷,确实有些小家子气了。”令狐玲也点了点头,完全不相信祝明朗是来自一个天枢之下的附庸大陆。

“对,小家子气,天枢神将的至高神华仇也在我们这一梯度,你现在的实力怎么也能和他打一个平手,他若是知道你与他是同一疆界,怎么可能任由你这样做大?”吴肖说道。

唉,像坦诚的交几个朋友怎么就这么难!

自己刚踏入龙门,就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挨着给自己送灵本,以至于自己走在了别人前面,何况龙门里的规矩,本就是存在半神、神选超越一些老神明的可能。

终究是他们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就现在而言,绝大多数与祝明朗有接触的人,都是认为祝明朗是更高疆域来的神明,绝不会想到是来自所谓的“下界”!

可见奉月应辰白龙、剑灵龙、女娲龙这三大龙宠放在一些修炼文明等级更高的世界也是佼佼者!

……

开始分赃,三人按照之前说的,很快就将魁龙神树的龙果给吸收了。

吴肖虽然说只分到了两成,但他也不算亏,因为这魁龙神树的相性是与他那棵伴生树一致的,这样它离开龙门之后,从魁龙老树这里得来的灵本就会有一部分转化为真实的修为。

“既然我们合作如此愉快,不如再合作一阵子,至少得让我们有足够的资本攀向更高处。”吴肖提议道。

“一个月前,我曾撞见了一头红天兽,每当暴雨降临时,它都会出现在那山顶上……”令狐玲说道。

红天兽实力强悍,比这魁龙老树还恐怖几分,令狐玲遇见它时被这红天兽伤了一胳膊,险些丢了性命。

“看这天气,多半也是要降雨了,机会难得。”吴肖眼睛一亮。

“事实上我也盯上了不错的猎物,只是危险性挺高的……不如我们先解决了红天兽,再商议商议我盯上的东西?”祝明朗说道。

令狐玲和吴肖都点了点头。

在令狐玲和吴肖看来,祝明朗狡猾归狡猾,至少是不会做出拙劣行径的人,可以合作一起共渡难关。

……

雨势来得并不突然,昏天暗地,电闪雷鸣,还有那浑浊令人发闷的气压。

只是由于天地受到了严重的挤压,再加上星体与星体之间产生的混乱引力,使得这一场暴雨是尤为艺术!

雨并不完全从高空中坠落下来,大地上的那些河川却是被吸到了高空中。

原本倾盆而下的雨势也因为这里的天地法则紊乱而变得怪异至极,就像是天雨和地雨在交战一般,大地的川河向天空倾泻,天空的暴雨向这些来犯的雨水撞击。

于是在某个长空的高度上,天雨和地雨交界处,呈现出了一场浩瀚壮丽的曲面浪花幕,将无垠的天与广袤的地分出了一个雨幕界线!

天地黏合的过程,引发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异象了,连神明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都适应不了,更不用说那些被夺走了修为的迷失居民了!

在暴雨倒流的山顶上,山顶异常的干燥,抬起头却可以看到交织碰撞的水浪天幕……

红天兽生了一双挂满了羽剑的翅膀,形态如虎,三只眼睛。

一般来说比较怪异的神兽它们即便是有三眼,要么三只眼全部睁开,要么是额上那只眼闭上,然后施展什么可怕神通的时候,额上那眼才打开。

这红天兽比较有个性,特立独行。

它的两只正常的眼睛是闭着的,额上那只竖眼才睁开,这破坏了它原本威风凛凛的形象,透出了一丝丝的怪异!

“它的左眼似乎拥有预知进攻的能力,无论我出剑有多快,又采用什么特殊的招数,它总能够提前做出反应。”令狐玲说道。

“那它的右眼呢?”祝明朗问道。

预知进攻,那就是提前知道你的出招,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战斗神通了,左眼已经如此强大,那右眼岂不是……

“就是一个摆设,让它看上去对称一点。”令狐玲很肯定的说道。

神兽都是这么随便的吗??

祝明朗忍不住在心里吐糟了一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会不会是它反映特别快,或者它的左眼动态捕捉能力特别强,你们的行动在它的眼里是非常迟缓的,预知进攻这种能力不常见的。”吴肖说道。

对付神兽,最好能够了解清楚他的能力,这样才可以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

“是预知,如果是它反映特别快,那么应该是我出剑,剑在飞行的过程中它做出反应来躲避,但很多时候我才刚刚抬手,它就知道我要施展什么剑法,总是采用最节省力气的方式来闪避与化解。”令狐玲非常肯定的说道。

“我来试一试。”祝明朗说道。

他朝着那山顶走去,直接出现在了红天兽的面前。

红天兽先是用那只单独的眼睛审视了祝明朗一番,随后它才缓缓的睁开了它的双眼。

它的左眼极其特别,犹如五光十色的彩色水晶。

忽然,红天兽没有在凝视着祝明朗,而是转过身去,莫名的朝着它身后的一片阴雨地带吐出了一口兽风!

兽风将山顶上所有嶙峋之石都给刮去,威力已经接近那混沌风刃了,而那片阴雨地带处,一头幽暗之龙急急忙忙逃离,迅速的回到了祝明朗的身侧。

躲在阴雨地带的幽暗之龙正是天煞龙。

此刻天煞龙那双龙瞳中充满了疑惑与惊愕,这红天兽是怎么知道它藏在那里的,论潜藏隐蔽的能力,天煞龙还从来没有“静止”状态下被识破过!